首页 备课 课文列表 T

藤野先生

◇ 鲁迅

藤野先生

鲁迅 【鲁迅文集】 参读:946人 收藏:0人

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中国留学生会馆的门房里有几本书买,有时还值得去一转;倘在上午,里面的几间洋房里倒也还可以坐坐的。但到傍晚,有一间的地板便常不免要咚咚咚地响得震天,兼以满房烟尘斗乱;问问精通时事的人,答道,那是在学跳舞。

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如何呢?

我就往仙台的医学专门学校去。从东京出发,不久便到一处驿站,写道:日暮里。不知怎地,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名目。其次却只记得水户了,这是明的遗民朱舜水先生客死的地方。仙台是一个市镇,并不大;冬天冷得利害;还没有中国的学生。

大概是物以希为贵罢。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我到仙台也颇受了这样的优待,不但学校不收学费,几个职员还为我的食宿操心。我先是住在监狱旁边一个客店里的,初冬已经颇冷,蚊子却还多,后来用被盖了全身,用衣服包了头脸,只留两个鼻孔出气。在这呼吸不息的地方,蚊子竟无从插嘴,居然睡安稳了。饭食也不坏。但一位先生却以为这客店也包办囚人的饭食,我住在那里不相宜,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说。我虽然觉得客店兼办囚人的饭食和我不相干,然而好意难却,也只得别寻相宜的住处了。于是搬到别一家,离监狱也很远,可惜每天总要喝难以下咽的芋梗汤。

从此就看见许多陌生的先生,听到许多新鲜的讲义。解剖学是两个教授分任的。最初是骨学。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道:

我就是叫作藤野严九郎的……

后面有几个人笑起来了。他接着便讲述解剖学在日本发达的历史,那些大大小小的书,便是从最初到现今关于这一门学问的著作。起初有几本是线装的;还有翻刻中国译本的,他们的翻译和研究新的医学,并不比中国早。

那坐在后面发笑的是上学年不及格的留级学生,在校已经一年,掌故颇为熟悉的了。他们便给新生讲演每个教授的历史。这藤野先生,据说是穿衣服太模胡了,有时竟会忘记带领结;冬天是一件旧外套,寒颤颤的,有一回上火车去,致使管车的疑心他是扒手,叫车里的客人大家小心些。

他们的话大概是真的,我就亲见他有一次上讲堂没有带领结。

过了一星期,大约是星期六,他使助手来叫我了。到得研究室,见他坐在人骨和许多单独的头骨中间,——他其时正在研究着头骨,后来有一篇论文在本校的杂志上发表出来。

我的讲义,你能抄下来么?他问。

可以抄一点。

拿来我看!

我交出所抄的讲义去,他收下了,第二三天便还我,并且说,此后每一星期要送给他看一回。我拿下来打开看时,很吃了一惊,同时也感到一种不安和感激。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这样一直继续到教完了他所担任的功课:骨学、血管学、神经学。

可惜我那时太不用功,有时也很任性。还记得有一回藤野先生将我叫到他的研究室里去,翻出我那讲义上的一个图来,是下臂的血管,指着,向我和蔼的说道:——

你看,你将这条血管移了一点位置了。——自然,这样一移,的确比较的好看些,然而解剖图不是美术,实物是那么样的,我们没法改换它。现在我给你改好了,以后你要全照着黑板上那样的画。

但是我还不服气,口头答应着,心里却想道:——

图还是我画的不错;至于实在的情形,我心里自然记得的。

学年试验完毕之后,我便到东京玩了一夏天,秋初再回学校,成绩早已发表了,同学一百余人之中,我在中间,不过是没有落第。这回藤野先生所担任的功课,是解剖实习和局部解剖学。

解剖实习了大概一星期,他又叫我去了,很高兴地,仍用了极有抑扬的声调对我说道:

我因为听说中国人是很敬重鬼的,所以很担心,怕你不肯解剖尸体。现在总算放心了,没有这回事。

但他也偶有使我很为难的时候。他听说中国的女人是裹脚的,但不知道详细,所以要问我怎么裹法,足骨变成怎样的畸形,还叹息道,总要看一看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有一天,本级的学生会干事到我寓里来了,要借我的讲义看。我检出来交给他们,却只翻检了一通,并没有带走。但他们一走,邮差就送到一封很厚的信,拆开看时,第一句是:

你改悔罢!

这是《新约》上的句子罢,但经托尔斯泰新近引用过的。其时正值日俄战争,托老先生便写了一封给俄国和日本的皇帝的信,开首便是这一句。日本报纸上很斥责他的不逊,爱国青年也愤然,然而暗地里却早受了他的影响了。其次的话,大略是说上年解剖学试验的题目,是藤野先生讲义上做了记号,我预先知道的,所以能有这样的成绩。末尾是匿名。

我这才回忆到前几天的一件事。因为要开同级会,干事便在黑板上写广告,末一句是请全数到会勿漏为要,而且在字旁边加了一个圈。我当时虽然觉到圈得可笑,但是毫不介意,这回才悟出那字也在讥刺我了,犹言我得了教员漏泄出来的题目。

我便将这事告知了藤野先生;有几个和我熟识的同学也很不平,一同去诘责干事托辞检查的无礼,并且要求他们将检查的结果,发表出来。终于这流言消灭了,干事却又竭力运动,要收回那一封匿名信去。结末是我便将这托尔斯泰式的信退还了他们。

中国是弱国,所以中国人当然是低能儿,分数在六十分以上,便不是自己的能力了:也无怪他们疑惑。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电影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到第二学年的终结,我便去寻藤野先生,告诉他我将不学医学,并且离开这仙台。他的脸色仿佛有些悲哀,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

我想去学生物学,先生教给我的学问,也还有用的。其实我并没有决意要学生物学,因为看得他有些凄然,便说了一个慰安他的谎话。

为医学而教的解剖学之类,怕于生物学也没有什么大帮助。他叹息说。

将走的前几天,他叫我到他家里去,交给我一张照相,后面写着两个字道:惜别,还说希望将我的也送他。但我这时适值没有照相了;他便叮嘱我将来照了寄给他,并且时时通信告诉他此后的状况。

我离开仙台之后,就多年没有照过相,又因为状况也无聊,说起来无非使他失望,便连信也怕敢写了。经过的年月一多,话更无从说起,所以虽然有时想写信,却又难以下笔,这样的一直到现在,竟没有寄过一封信和一张照片。从他那一面看起来,是一去之后,杳无消息了。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有时我常常想: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

他所改正的讲义,我曾经订成三厚本,收藏着的,将作为永久的纪念。不幸七年前迁居的时候,中途毁坏了一口书箱,失去半箱书,恰巧这讲义也遗失在内了。责成运送局去找寻,寂无回信。只有他的照相至今还挂在我北京寓居的东墙上,书桌对面。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十月十二日

所属教材
鲁迅文集

  •  / 鲁迅 
  • 秋夜 / 鲁迅 《野草》
  •  / 鲁迅 
  • 生命的路 / 鲁迅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2011年第5期
  • 好的故事 / 鲁迅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2011年第7期
  • 鲁迅:藤野先生 / 鲁迅 经典朗诵欣赏 中国百年经典诗文配乐诵读:光与色、情与景、人与事
  • 题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通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牺牲谟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夏三虫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杂感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导师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长城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补白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答KS君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碎话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后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
  • 小引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一点比喻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不是信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谈皇帝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死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空谈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新的蔷薇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再来一次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马上日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记"发薪"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记谈话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上海通信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后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华盖集续编
  • 门外文谈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拿来主义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病后杂谈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儒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随便翻翻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隔膜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运命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附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脸谱臆测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
  • 半夏小集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附集
  • 大小奇迹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附集
  • 女吊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附集
  •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附集
  • 后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且介亭杂文附集
  • 前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揩油"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查旧帐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晨凉漫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吃教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打听印象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二丑艺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反刍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各种捐班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反刍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各种捐班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归厚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喝茶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黄祸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看变戏法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外国也有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文床秋梦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序的解放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夜颂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由聋而哑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智识过剩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重三感旧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谈蝙蝠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诗和豫言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双十怀古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秋夜纪游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爬和撞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扑空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难得糊涂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偶成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后记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准风月谈
  • 答客诮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悼杨铨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公民科歌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好东西歌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怀旧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聊答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南京民谣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偶成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启事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秋夜有感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上海所感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诗歌之敌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所闻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我才知道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无题二首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无题二首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赠画师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赠蓬子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赠邬其山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自题小像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
  • "骗月亮"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天生蛮性"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白事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本刊小信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编者附白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编者附白1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寸铁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更正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祭书神文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祭书神文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谨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敬贺新禧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聚“珍”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拾遗补编
  • 序言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说不出"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音乐“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爱之神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案语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悼丁君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人与时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说涘*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桃花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通信1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通信2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选本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通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湘灵歌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杂语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自嘲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集外集
  • 祝福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弟兄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伤逝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离婚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孤独者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示众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长明灯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
  • 肥皂 / 鲁迅 文集-华人-鲁迅 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