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备课 课文列表 D

读联之悟

◇ 于沙

读联之悟

于沙 参读:218人 收藏:0人

越来越觉得时间因有限而宝贵了!越来越不愿把时间掷进长篇大文里去了!读,总是择篇幅小小而含量大大的。这样,花费的时间少少的,得益往往是多多的。除了短诗、千字文,我便找言少意丰的来读。幸好,找到了:这便是对联。

对联,一副几个字,十几个字,最多的,也就百多个字。这窄窄的田垄上,却长出十粒五双的金穗来:词雅句丽,音谐旨远,具有文学意趣和审美价值。每读,每有所悟。

“纸上读来终觉浅/心中悟出始知深”。此联是关于读书的。意在:读,是重要的;司,是更重要的。读面不司,只能认识表层;深层的底蕴,只有司,才能获得。这是对“读死书,死读书”和“学而不思”最好的批评。

读书联,还有“书从疑处翻成悟/文到穷时自有神”。上联指明:读书,要善于提出问题,形成自己的见解,不可让思想被拴进别人的马厩里去。而问题正出在“疑处”。疑解开了,也就是有所悟了。下联指明:诗文的妙处,是不易获得的,只有不遗余力地追捕,才能猎取豁然贯通的乐趣;半途而返者,无法享受其乐。

关于写作的对联,我喜欢“板凳要坐三年冷/文章不写一字空”。它告诫:做学问,要冷得下来、沉得下去,不可浮躁、不可急躁,且该长时间如此。不如此,虽有网而晒之岸边,仍不可得鱼。空洞、空泛、空架子,是诗与文的大丑。下联赫然宣告:虽只“一字空”,也不可有!苦口婆心啊!

更喜欢“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村新二月花”。删、简是一门艺术,隆冬的树木,堪作表率。不同流俗而领异标新,是诗文发展的前提。这二月的花魂,足可让我们这些号称作家的人以为楷模。

“何物媚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是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二月的杏花,八月的桂花,纯正淡雅的天然美态,可媚。三更的灯火,五更的鸡鸣,在常人的眼里和耳里,只是常物;有专者、有识者,却大不一样,每见灯火而伏案,每闻鸡鸣而起舞,不让流年流失在流动的瞬间。

“实磨无声空磨响/满瓶不动半瓶摇”。此联,是镜子,又是警钟。每读,便想起儿时从母亲口里听来的俚语,“满罐子不荡,半罐子连荡直荡”。都教人谦恭、虚心、不自傲。我是哪一种呢?千万当心别被划入半瓶和半罐子那一类去!

有一联,是老龄人的养生指南,“百岁以前休叹老/七情之内本无愁”。联意明白,不须诠释。每录以赠人,都说此联是心理保健的良方。

另一联,也是妙方,不过意旨更高。“笔墨漫教忙里错/声名只怕老来低”。平日笔耕,先“热制作”,后“冷处理”,忙里出错,容易防止。下联之矢,是有的而放的!今日将过去,明日路还长。看来,“老来”也是一道不易平安踌这的关口。谨防在此自演悲剧,此联乃惊雷之声!

见对联,便赏;见联书,便买;读佳联,便悟。我对联,爱之深深;联给我,启迪深深。

所属教材
于沙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