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备课 课文列表 T

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 塞万提斯

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塞万提斯 参读:159人 收藏:0人

  堂吉诃德趁这时候,游说他街坊上的一个老乡。假如穷苦人也可以称为“好人”,那么该说他是个好人,不过他脑袋里没什么脑子。反正堂吉诃德说得天花乱坠,又是劝诱,又是许愿,这可怜的老乡就决心跟他出门,做他的侍从。堂吉诃德还对他这么说:他尽管放心,跟自己出门,因为可能来个意外奇遇,一眨眼征服了个把海岛,就让他做岛上的总督。这农夫名叫桑丘•潘沙,他听了这话,又加许他的其他种种好处,就抛下老婆孩子去充当他街坊的侍从。
  堂吉诃德马上去筹钱,或卖或当,出脱了些东西,反正都是吃亏的交易;这样居然筹到小小一笔款子。他又弄到一面圆盾牌,是向朋友商借的;又千方百计把破碎的头盔修补完善。他就把上路的日期和时间通知他的侍从桑丘,让他收拾些随身必需的东西,还特别嘱咐他带一只褡裢袋。桑丘说一定带,还说他有一头很好的驴子,也想骑着走,因为他不惯长途步行。堂吉诃德为这头驴的问题踌躇了一下。他搜索满腹书史,寻思有没有哪个游侠骑士带着个骑驴的侍从。他记不起任何先例,可是决计让桑丘带着他的驴子,等有机会再为他换上比较体面的坐骑;也许路上碰到个无礼的骑士,就可以把他的马抢来换去驴子。他按照客店主人的劝告,尽力置备了衬衣和其他东西。一切齐备,桑丘和堂吉诃德都没向自己家里告辞,两人在一个晚上离开了村子,没让任何人看见。他们一夜走了老远的路,到第二天早上,家里人即使找他们准也找不到了。
  桑丘一路上骑着驴,像一位大主教,他带着褡裢袋和皮酒袋,满心希望马上做到东家许他的海岛总督。堂吉诃德正好又走了前番的道路,向蒙铁尔郊原跑去。他这回不像上回那么受罪,因为是清早,太阳光斜照着他们,不那么叫人疲劳。桑丘•潘沙这时对他主人说:
  “游侠骑士先生,您记着点儿,别忘了您许我的海岛;不论它有多么大,我是会管理的。”
  堂吉诃德答道:“桑丘•潘沙朋友,你该知道,古时候游侠骑士征服了海岛或者王国,总把自己的侍从封做那些地方的总督,那是个通常的习惯。我决不让这个好规矩坏在我手里,还打算做得更漂亮些呢。那些骑士往往要等自己的侍从上了年纪,厌倦了白天受累、夜晚吃苦的当差,才封他们在或大或小的县里、省里,做个伯爵或至多做个侯爵。可是只要你我都留着性命,很可能六天之内,我就会征服一个连带有几个附庸国的王国,那就现成可以封你做一个附庸国的国王。你别以为这有什么稀奇。游侠骑士的遭遇,好些是从古未有而且意想不到的,所以我给你的报酬即使比我答应的还多,我也绰有余力。”
  桑丘•潘沙答道:“假如我凭您说的什么奇迹做了国王,那就连我的老伴儿华娜谷帖瑞斯也成了王后了,我的儿子也成了王太子了。”
  堂吉诃德道:“那还用说吗?”
  桑丘潘沙说:“我就不信。我自己肚里有个计较,即使老天爷让王国像雨点似的落下地来,一个也不会稳稳地合在玛丽谷帖瑞斯头上。先生,我跟您说吧,她不是王后的料,当伯爵夫人还凑合,那也得老天爷帮忙呢。”
  堂吉诃德说:“那你就听凭老天爷安排吧,他自会给她最合适的赏赐。可是你至少也得做个总督才行,别太没志气。”
  桑丘回答说:“我的先生,我不会的。况且我还有您这么尊贵的主人呢,只要对我合适。我又担当得起,您什么职位都会给我。”
  这时候,他们远远望见郊野里有三四十架风车。堂吉诃德一见就对他的侍从说:
  “运道的安排,比咱们要求的还好。你瞧,桑丘潘沙朋友,那边出现了三十多个大得出奇的巨人。我打算去跟他们交手,把他们一个个杀死,咱们得了胜利品,可以发财。这是正义的战争,消灭地球上这种坏东西是为上帝立大功。”
  桑丘潘沙道:“什么巨人哪?”
  他主人说:“那些长胳膊的,你没看见吗?有些巨人的胳膊差不多二哩瓦长呢。”
  桑丘说:“您仔细瞧瞧,那不是巨人,是风车;上面胳膊似的东西是风车的翅膀,给风吹动了就能推转石磨。”
  堂吉诃德道:“你真是外行,不懂冒险。他们确是货真价实的巨人。你要是害怕,就走开些,做你的祷告去,我一人单干,跟他们大伙儿拼命好了。”
  他一面说,一面踢着坐骑冲出去。他的侍从桑丘大喊说,他前去冲杀的明明是风车,不是巨人;他满不理会,横着念头那是巨人,既没听见桑丘叫喊,跑近了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只顾往前冲,嘴里嚷道:
  “你们这伙没胆量的下流东西!不要跑!来跟你们厮杀的只是个单枪匹马的骑士!”
  这时微微刮起一阵风,转动了那些庞大的翅翼。堂吉诃德见了说:
  “即使你们挥舞的胳膊比巨人布利亚瑞欧的还多,我也要和你们见个高下!”
  他说罢一片虔诚向他那位杜尔西内娅小姐祷告一番,求她在这个紧要关头保佑自己,然后把盾牌遮稳身体,横托着长枪飞马向第一架风车冲杀上去。他一枪刺中了风车的翅膀;翅膀在风里转得正猛,把长枪迸作几段,一股劲儿把堂吉诃德连人带马直扫出去;堂吉诃德滚翻在地,狼狈不堪。桑丘潘沙趱驴来救,跑近一看,他已经不能动弹,驽驿难得把他摔得太厉害了。
  桑丘说:“天哪!我不是跟您说了吗,仔细着点儿,那不过是风车。除非自己的头脑给风车转糊涂了,谁还不知道这是风车呢?”
  堂吉诃德答道:“甭说了,桑丘朋友,打仗的胜败最拿不稳。看来把我的书连带书房一起抢走的弗瑞斯冬法师对我冤仇很深,一定是他把巨人变成风车,来剥夺我胜利的光荣。可是到头来,他的邪法毕竟敌不过我这把剑的锋芒。

     桑丘说:“这就要瞧老天爷怎么安排了。”

      桑丘扶起堂吉诃德;他重又骑上几乎跌歪了肩膀的驽驿难得。他们谈论着方才的险遇,顺着往拉比塞峡口的大道前去,因为据堂吉诃德说,那地方来往人多,必定会碰到许多形形色色的奇事。

所属教材
塞万提斯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