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语文教学与研究 语文教学与研究·综合天地 2011年第6期

《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中的“大美” / 谢增伟

  或许因为被长期选入大、中学语文教材吧,几十年来,《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两篇著名散文特别引人关注,单是广大语文教师从不同角度研究和论述它们的文章就是海量的。但是文章数量虽多,其论及的范围和深度好像没有太大变化,几千上万篇发表沉积下来,一是重复的观点很多;二是脱离原作去做些“考证”而生出的观点也很多。由此使得读者读来颇觉缺乏新见解或者感到虚空不可征信,不能获得些许新的收获。
  总之一句话,对于这两篇价值很高的大家散文本身蕴藏的美探索不够,使人颇觉可惜。
  笔者感到,我国近现代优秀散文数量其实不多,每篇都是弥足珍贵的,它们的魅力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有丝毫减损,尤其像《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这样选入大、中学语文教材的绝佳篇章,其中包含的美具有永恒的价值。因此,如果其美不被“外现”,学生通过它们领略美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既浪费了如此宝贵的审美资源,也浪费了广大语文教师的辛勤授课和学生们的辛勤学习。
  笔者同广大教师和学生一样十分喜爱《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若干年来研读数遍,并长期思考这两篇名文的“美之根源”问题,现有了一定体会,特予“外现”,以作交流。
  概括起来说,《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皆为散文创新的典型。之所以说是创新“典型”,乃是因为它们创新突破的程度很大,也就是说,它们的核心部分几乎没有或明或暗地借鉴前人。文章要美,新是灵魂。这两篇名文创新程度大,恐怕是其成为极富魅力之美文的重要原因。
  具体而论,首先,《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采取的叙述方式颇为创新,前者采用“夜晚荷塘内心独白”式,后者采用“天山全景导游旁白”式,分别对于文章内容和思想情感的展开和抒发极为适用,并且保证了全文的“天衣无缝”。比之古今类似题材的作品偏于景物景色的单纯欣赏性描写,两文作者人性和人性化的加入和一定程度的表露,以真情感人的主动性和影响力就先胜一筹。聆朱自清先生于静夜中荷塘之畔苦闷内心的汩汩语流,听碧野先生踏遍烂漫天山热情兴奋导游的滔滔说解,两位作者的思想情绪虽然大相径庭,述说的风格也各有千秋,但是带给读者听觉的亲切无间的美感却是高度一致的;两位作家凭此占了许多“感人”的胜筹。
  设想一下,《荷塘月色》不用“夜晚荷塘内心独白”式,《天山景物记》不用“天山全景导游旁白”式,我们读来感觉会如何?前者那虽有掩饰但幽幽、悠悠独白的美,后者那掩饰不住的发自对祖国边疆如火一般热爱的衷心赞叹的美,都还会产生吗?
  其次,《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的内容表达或组织颇为创新,前者表现为“以素色月下荷塘呈现心境”,后者表现为“鲜彩丽色、锦绣图案、奇异民俗三美并发”,这两篇散文如此的写法真是前无古人,大美从中生发是挡也挡不住的。
  先说《荷塘月色》的“以素色月下荷塘呈现心境”之美。
  开头一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先就透露出作者心境的困窘难堪,于是躲开无法实现其向往之心境的白天,在夜晚独自来到“总该另有一番样子”的小小荷塘边,企图借助它摆脱困窘难堪的心境,同时希望找到所希望的心境——“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
  作者的心情似乎舒缓了许多。此时唯一可以留住这份好心情的途径——对于眼前其实并不美丽的小小荷塘的打量开始了,正巧有一些月光披照着,差强能够“欣赏”了。由于企求改变相当长时间积郁的苦闷心境的强烈愿望,加之传统文人的积习,于是眼里就生出了精彩纷呈的“月色下的荷塘”和“荷塘上的月色”的情状来。也许相当长时间缺乏这种自由、清闲、舒展的心境了(缺乏的原因至今仍有争论),作者文学描写的杰出才华在拿起笔的瞬间也涌泉般地汩汩奔流,当他将荷塘眼前以及四周景象付诸笔端以后,竟然成为中国写景散文的一段绝唱。因此可以符合逻辑地说,那时的写景正是作者阴郁心境在特定氛围下渐渐好转的贴切呈现。深味之,其实,朱自清构思此文中的独特写景,和题目定作《荷塘月色》,宁非皆出于展示自己当时幽咽心境和向往自由心境的用意?直接地说,《荷塘月色》所写之境,就是当时的他“心田的荷塘月色”的实际心境;换句话说,他笔下的“荷塘月色”正是他当时内心世界原模原样、原汁原味的“镜像”。
  但是作者借以寄寓和展示心境的“荷塘月色”是素色的——当然,夜晚的荷塘不会是彩色的,这完全合乎实情。然而,细想一下,这种素色的荷塘美景,这种“不能朗照”的有些“云遮月”的月影、月色和“淡淡的”月光,与彼时作者的所谓“淡淡的喜悦夹杂着淡淡的哀愁”,其内在的特质不是十二分的一致吗?朱自清选择夜晚来此清静之地排遣郁闷,是符合人的判断和选择的,但是跳出全文,仔细体味,作为文学艺术家的朱自清,作为一个散文写作的高手,对于这样的“素色月下荷塘”,就没有艺术上的选择?淡墨画一般的“月色下的荷塘”和“荷塘上的月色”,那种情调,既能传达一种有些压抑的美感,又能传达一种不能畅怀的心境,此种崭新的美学价值被朱自清这位善于以心灵发现美,又善于用妙笔描绘美的散文大家创造出来和为我所用,有理由说是非常自然的事。
  借用“月下荷塘”表露心境,又恰如其分地用“素色”、“不能朗照”细腻地传达当时心境的极端微妙与复杂,将难以言表之事举重若轻又充满美味地呈现于读者面前,其创新的程度不可谓不高,后人难以超越是不足为奇的,我们要感叹:“心田的荷塘月色”恐怕真会成为一曲绝唱了!
  朱自清擅长用无彩之笔“素描”,用“素色”寄寓和抒发他表面淡然,其实非常浓烈或复杂的情感,其散文中写人的首推著名的《背影》,写景的就首推著名的《荷塘月色》了,这一种创造美的修养和本领,现代的其他作家似乎还不能企及。
  再说《天山景物记》的“鲜彩丽色、锦绣图案、奇异民俗三美并发”之美。
  “鲜彩丽色”、“奇异民俗”,只是因为笔者强调“三美并发”才提出来,其实别人的一些文章对于“鲜彩丽色”和“奇异民俗”,已经多多少少提到过,因此笔者对此二者就不再展开阐述了;但是,虽不展开阐述,“鲜彩丽色”和“奇异民俗”在此文中所表现出的描写上独具的特色,却是不能不推举的,因为唯有这些描写上独具的特色才能够得上“美”的高度,《天山景物记》之传诵不朽,与此二美断难分开。
  兹单就“锦绣图案”美作扼要阐述。
  应该特别强调,作家碧野在《天山景物记》中写作景色的“图案”效应极为突出。毫不为过地说,《天山景物记》中每一个灿烂鲜美的“图案”都是碧野深情厚意化成的人间“彩虹”!此文中的“图案”有大有小,皆可称得上多姿多彩。大“图案”如:“就在雪的群峰的围绕中,一片奇丽的千里牧场展现在你的眼前。墨绿的原始森林和鲜艳的野花,给这辽阔的千里牧场镶上了双重富丽的花边。”——这个巨型“图案”大到纵横千里,其镶边是“墨绿的原始森林和鲜艳的野花”;其内瓤则是水草丰美、人畜兴旺的广阔牧场。大手笔的描状真是气势恢弘,动人心魄!较小的“图案”如:1、“蓝天衬着高矗的巨大的雪峰,在太阳下,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就像白缎上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2、“这里溪流缓慢,萦绕着每一个山脚,在轻轻荡漾着的溪流两岸,满是高过马头的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像天边的彩霞那么耀眼,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这密密层层成丈高的野花,朵儿赛八寸的玛瑙盘。马走在花海中,显得格外矫健,人浮在花海上,也显得格外精神。”3、“特别是那些被碧绿的草原衬托得十分清楚的黄牛、花牛、白羊、红羊,在太阳下就像绣在绿色缎面上的彩色图案一样美。”以上几个小的“图案”为《天山景物记》锦上添花,不可或缺。它们都是神来之笔,成为《天山景物记》这篇美文的精魂。天山之美,被这些大小“图案”显现得臻于化境,即因为此,后来者想再写天山,恐怕要生搁笔之叹了!正如大诗人李白之遭遇崔颢的诗作——“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公正地说,“鲜彩丽色”和“奇异民俗”在他人众多散文作品中不难见到,因此,单就题材论此二者,《天山景物记》算不上创新,顶多只是如前面提到的——碧野对此二者在具体描写上独具的特色才产生了一定的审美价值。而“锦绣图案”则不然,其无论是题材选择,还是具体描写上独具的特色都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创新,都产生了高度的审美价值。纵观古今中外千百文学散文名篇,有意识以美不胜收的大小“彩色图案”入文的,尚未见过。当然,也许天山本身就为作者提供了这些天然的美景,但是也应当说,如果碧野缺乏发现它们的心灵之睛,缺乏在心中对这些天然美景的吸纳、融汇和按照文学审美规律再创造的才能,即使“美图” 在前,也一样“目中无图”以致视而不见。
  由于这些大大小小图案的入文,我们读《天山景物记》时,会从内心感到偌大天山简直就是一个巨型的芬芳溢天的花篮或者五彩绚烂的地毯,“花团锦簇”的美感会止不住奔涌而出!
  
  谢增伟,教师,现居江苏徐州。

谢增伟 文选
《荷塘月色》和《天山景物记》中的“大美”

语文教学与研究·综合天地 - 2011年第6期 刊名:语文教学与研究·综合天地
刊号:2011年第6期
作者:谢增伟 【谢增伟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14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1年第6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