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语文教学与研究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0年第10期

《荷塘月色》的另类思考 / 李孝勇

  中学语文教参上一般把“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认定为《荷塘月色》的文眼,把“淡淡的喜悦,淡淡的哀愁”认定为文章行文的感情基调。其实这里要搞清楚“文眼”和“切入点”、“哀愁”与“闲愁”的概念和关系。
  “文眼”一般指文章中有一些较为显要的地方往往暗含着一篇的机关的所在。“切入点”指文章为便于行文选择的角度。在文中,“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是切入点,而不是“文眼”。如果是文眼,那么我们透过它看到什么呢?因为“不宁静”才有月下荷塘的美色?因为“不宁静”才想起南朝采莲的旧事?这样看来,似乎有所谓前因与后果的关系在里面。其实,“不宁静”只是背景与导因。
  真正的“文眼”是该文的第三自然段即作者在月下的内心独白。
  为什么课文的开头“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为什么课文中“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作者在后半部说“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可以在这一段中找到答案或线索。比如“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的伏线在“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里。而“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中的“且”字也有暗暗关涉下文的意思。这段内心独白虚虚实实,给人摇曳不尽之感,正如刘勰在《文心雕龙·熔材》中所谓的“居一篇之要”。
  本文之所以成为文学佳作,其清新的美丽景象,浓郁的诗情画意,尤其是那田田荷叶,朵朵荷花,缕缕清香,溶溶月色,无不让人倾心。那飘渺轻纱掩映下的荷塘月景,恰恰是当时作者心境的微妙展示,荷塘月色无疑就是作者心灵的一种外化。他要寻得自由自在的所在,毫无尘世的羁绊,并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以摆脱内心连日不得安宁的状况,哪怕是刹那间的心宁与神安。在这里,一切无不与他的心境相契合。他沉静在这样的气氛里,他感到了短暂的静默的喜悦,并使作品流溢着一种婉约中和的“温柔敦厚”的情韵。
  如果懂得这种在沉静于荷香之中体悟到的自然生命的情韵越深,则达到的或独悟到的人生经验或体验就越丰富,那么所达成的人生层次与境界就越高。反观来路,如果有沉沉或渺渺的隔膜横亘于面前,就自然会觉着这月下之梦的沉迷与梦醒的空幻。在行文中,作者写道:“树缝里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也强化了作者月下的远离尘嚣世界的幽静与默谧之感。然而梦醒时分应当是微苦的。的确,作者感到:“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种微苦或者说新的“不宁静”,实际上就是那独处的境界与不自由的人生之间的矛盾。而月下荷塘式的短暂之美与对南朝“采莲”旧事的追想就显得分外的醒目而令人一声轻叹了。
  这种感伤,表现出来的就如同古代诗词中“闲愁”的感伤心态。而所谓闲愁,就是对人生瞬息性的感伤,也是对过去欢乐的一种贪恋与向往。诗人一方面感叹人世无常的空幻感,一方面又把品味之余的苦涩转化成美丽的诗歌,就因为人生是瞬息性的,每一刻的生命经验才可能有永恒的价值。
  很显然,《荷塘月色》并非“全情”倾注式的“哀愁”,在行文中,我们看到的只是作者“淡淡的哀愁”。研究《荷塘月色》的风格与特色,可知:其一,它与一般具体著实的愁苦不同,它无关生理的痛苦或物质生活的需要。第二,在于它那轻淡飘渺的表现形态。它不是国破家亡、生离死别的那种嘶心裂肺的痛苦,也不是感士不遇、志不获聘那种唾壶击缺的郁怒。第三,它往往具有无端而来、不期而至的特点。它不像现实的愁苦具有直接的背景原因,而是如游丝浮萍,无根而生。应当说“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等字面都在暗示着作者的“心里不宁静”并非由生活所起。这是以一个美丽凄幻的形象来传达心灵的某种境界。于是感叹人生的空幻感或孤独感,与品味之余的由苦涩转化而成的美丽的追想,就更能引起那些有相同或类似经历或深谙传统审美心理的读者的心灵深处的强烈的共鸣意识。
  其实作者内心的情感变化也有一个微妙的波动过程。“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是写作的切入点,可以见出他内心难以释怀的某种郁结之深。继而在幽僻的环境中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感觉是个“自由的人”,此可见其内心的不宁静乃是人生束缚与思想上的不自由。他在这样的境遇中不觉“自失”起来了,行文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自失”的情趣。但蝉声和蛙声又使他感到无形的孤独和寂寞,于是他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而在前文中他却说:“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而“热闹”与“群居”之乐却是他“现在无福消受的”,所以牵延旧梦,感怀往事,内心到底又不宁静了。
  的确,群居与热闹当然非个人独狎的生活空间。实际上小梦可做——妻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笼罩着轻纱似的梦,小睡,荷塘上的氤氲夜气——但酣眠难为,作者神往于江南采莲,似乎是一个不能企及的梦想。
  这或许含着当时笼罩在知识分子心头的时代气氛所致的因素。但月下荷塘的一番漫游,并不能解决作者的心灵“不宁”的问题。而心灵的孤寂与微苦恐怕是处于动乱年代士人心中共有的一种心态。这一点,我们从魏晋六朝以来就看得非常明显了。
  
  李孝勇,语文教师,现居江苏仪征。本文编校:秦晓燕

李孝勇 文选
《荷塘月色》的另类思考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 2010年第10期 刊名: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刊号:2010年第10期
作者:李孝勇 【李孝勇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8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0年第10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