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语文教学与研究

《河中石兽》的讲学家形象分析 / 温鑫

   清代文人纪昀的《河中石兽》选入了新一版的初中七年级语文教材第五单元。此单元的课文都与自然科学有关,此文也不例外,选在此处,编者自然要让学生通过阅读这个有趣的故事来探寻其中的奥秘。
   本文的道理,很多学生一句话便可以概括,陆游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但我认为,对文章的分析重点应放在讲学家的形象上。细读文本,才能读出其中滋味,读文章不止读情节,更要读细节。
   一讲学家设帐寺中,闻之笑曰:“尔辈不能究物理,是非木杮(fèi),岂能为暴涨携之去?乃石性坚重,沙性松浮,湮(yān)于沙上,渐沉渐深耳。沿河求之,不亦颠乎?”众服为确论。
   这段话是文章中的第二段。讲学家,是在寺院里讲学的学者,姑且可以称之为专家,知识分子。在这个区域应该是颇有说话权威的。听到僧人们在下游寻找石兽,于是第一反应是“笑曰”,耻笑别人,嘲讽那些僧人。嘲讽别人其实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开口就说:“尔辈”,这个称呼颇有意味,你们这些人,当一个人说“你们”时其实就说明,彼此之间已经不是同一类人了。
   第二句“是非木杮”是一句表示否定的判断句,而判断句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观点态度表达的最明确。“这不是木片”,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再联系前文是一帮僧人在下流打捞石兽,如果是一些没有文化的村民,讲学者可能不会说这句话。正是这些僧人,因为僧人毕竟还是在当时有一定地位和影响的人,讲学者才会如此起劲地说:“是非木杮”。也就是你们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何以能成为僧人,何以参禅念佛、普度众生?接下来的一句“岂能为暴涨携之去?”用的是反问的语气,这样的语气一般放在辩论的语言中,可以增强语气,而放在这里,则更能显示出讲学者对于这帮人的轻蔑。
   “乃石性坚重,沙性松浮,湮于沙上,渐沉渐深耳。”“乃”这个连词的意思很多,翻译成“并且”或者“而且”最恰当。但我觉得紧紧是一个连词不足以表现讲学家的形象。“乃”在这里有一种递进的意味,若是翻译成“更何况”或许更好。于是,看讲学者娓娓道来,我们仿佛都能看到他纸扇轻摇,眼神微闭的样子。“石性坚重,沙性松浮”两句话让我们感觉到,这个讲学者还是有两把刷子。他说起话来逻辑性很强,的确有他值得信服的理由。最后一个“耳”,连他自己说不定都在佩服自己了。
   然后转而再反问众人“沿河求之,不亦颠乎?”再一个反问句,把气势抬到最高。大家自然心服口服。
   短短一段,仅仅是讲学家的语言描写却被纪昀描写得一波三折。首先是语气的波折,质问、反问、陈述再反问,一层一层。其次是说话内容的曲折,知识分子的说话讲究逻辑性,尤其是在和别人辩论或者是游说的时候,总是首先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然后树立自己观点,步步为营,最后逼人就范。第三,正面描写和侧面描写相结合,“众服为确论”一个服,一个确,可谓一石二鸟,把演说家和听众都讽刺到了。
   所以在和同学探讨这段话时,重点应该是通过读“尔辈”、“是非”、“岂能”、“乃”、“耳”、“不亦”这些词语,去揣摩讲学者的形象。这样得出的“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等词语时,才会是有本之木,有源之水。
   在一个大家都认为“确论”的环境中,敢于怀疑的人才能称之为“勇者”,然后再据理剖析,挑战权威才能称得上“智者”。第二段的讲学者以及这些崇拜者所构成的话语霸权,给下面老河兵提出质疑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与挑战。所以这里我读到“老河兵笑曰”,“笑”的含义就比前一个讲学者的“笑”内涵更丰富了。
   语文课堂要避免碎问,但不可忽略细读。主线问题贯穿课堂,细节品读字斟句酌,两者联系在一起才会读出语文的味道来。语文课堂不能仅仅是语文老师才华展示的舞台(肖培东语)。但语文老师不能当局外人,首先自己要深入文本去细读课本,不是肢解文章,喂给学生,而是给学生一个大的方向,让他到文本去找语文的营养,从而才能得到语文的滋养。
   温鑫,教师,现居安徽合肥。

温鑫 文选
《河中石兽》的讲学家形象分析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 2016年第2期 刊名: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刊号:2016年第2期
作者:温鑫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36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6年第2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