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学语文备课参考 >> 语文期刊 >> 论文列表 >>

诗词教学三部曲

作者:刘殿臣 【刘殿臣文集】 【关于刘殿臣】 原载:《语文教学之友》:2011年第6期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诗词浩如烟海,名篇佳作卷帙浩繁。诗词成为了中华文化的瑰宝,已经融进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之中,渗透到了炎黄子孙的灵魂深处。诗词以其语言精练、语意含蓄、节奏明快、意蕴丰富、跳跃性强而深受广大中学生喜爱,但由于历史文化积淀、审美角度取向的差异,一度使最具赏析韵味的教学变成了枯燥乏味、毫无引力的技术课。学生只停留在对诗词浅层的理解上,未能把握作家浓郁深厚的情感基调和深含在情感背后的意蕴指向,更无法体验到诗词文字承载出的智慧和灵性的美感。
  教师如何有效进行教学活动,增强学生的感悟能力,提高学生的鉴赏水平,丰富学生的思想情操和精神境界,值得我们深思和探讨。在教学实践中,我注意从学生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中寻找切入点,充分调动学生主观能动性,协调学生的手脑眼耳鼻,结合诵读、争鸣和再创让学生去领悟诗词本身蕴含的智慧,寻觅诗词的另一番风景。
  
  一、在诵读中体察音韵美
  
  诗源于劳动人民的口语,最初是和音乐、舞蹈结合在一起,是配乐演唱的。诗词自然就带有了音乐的特质,其韵律之感、简约之美需要借助抑扬顿挫、疾徐有致、嘹亮多情的声音来表现。诵读诗词应该是语文课堂教学的首班车。只有大胆大声地诵读,才能体味到那种特殊的音韵感,才能领略到作品蕴涵的精神和风采,感知诗人高低起伏的情感脉动和灵魂深处的悸动和悲喜。学生诵读诗词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思索的过程、抒情的过程、静心的过程和审美的过程。静心潜心的诵读,诗词的清香味才会飘忽而至、扑面而来、怡人性情、沁人心脾。
  因此,诵读成了打开文学大门的金钥匙,是踱步诗词殿堂的敲门砖,是语文课堂上一道永恒而亮丽的风景,是教师时刻抓牢的一条教学生命主线。只有在声情并茂、入情入境的诵读中,才能把握狂放不羁的李白从“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悲壮诗句中倾吐走出翰林后的郁闷愤激之气;伤时忧民的杜甫从“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雄浑画卷中叹惋高歌;豪迈洒脱的苏轼在“大江东去”的壮丽山河前奏响生命的最强音;婉约缠绵的柳永在“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温柔缱绻中挥洒离别的泪水。感同身受的诵读,才会有感同身受的体悟,实现了作者与读者的间接对话和情感交流。
  我在教学柳永的《雨霖铃》时是这样引导学生诵读的:才华横溢的词人柳永,因仕途碰壁,心灰意冷,带着自己的才情和怨情决定离开京城,但一想到要和自己曾经拥衿暖被、浅斟低吟、互诉衷肠的红颜知己共同品尝和忍受相思的愁闷时,冰冷的心意萦绕了本就痛苦难堪的心扉。因此,这首词的基调低沉、苦闷、哀婉、凄楚。“寒蝉凄切”的“切”字表明了蝉自感生命无几,哀鸣不止。又和有情人挥手作别,更觉乐是无章,声是乱嘶。读“切”时要作稍长的停顿,要把声嘶力竭、聒噪不止的情读出来。“都门帐饮无绪”、“今宵酒醒何处”应作为一个乐段,读时要缓慢和拉长些。“留恋处”、“念去去”、“杨柳岸”、“便纵有”相当于八分或十六分休止符,读时应声断而气不断。诵读本首词时还要发挥自己的联想和想象能力,捕捉情意弥深的字眼,用重读的方式来表现分手时万分悲痛之状。
  融情于词的指导诵读,让学生感受到了难以言状的韵律美,领略到了词的丰富内涵,激活了学生浓厚的朗读欲望,达到了当堂背诵、理解和记忆的效果。
  
  二、在争鸣中体味语言美
  
  反复诵读让学生捕捉到诗词语言的灵性,但学生并未真正感知到诗词精神内核的丰富性,故且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对诗词的“神”美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无奈之感。要想深入地走进诗词建构的语言世界里,教师应引导学生学会用自己的语言去描述诗词中所蕴涵的别样的美。学生正处在诗样年华的时代,对诗词的认识领悟本身就充满了一种浓郁的诗意,不同个性的学生对诗词的视觉观察、字面理解、意境把握等就存在着多面性、差异性。对诗词的解读呈现落英缤纷、绚丽多姿的特点。因此,教学中教师要鼓励和引导学生深入钻研诗词内容,学会用理性的语言大胆地谈自己的认知、感受,用智慧的语言描述隐含在诗词字面背后的“难言”之言。
  如在讲授《念奴娇·赤壁怀古》下阕时,我这样启发学生:下片着力写周瑜的才华和功勋,但词人却荡开一笔,用“小乔初嫁了”一句来破题开门,似乎显得特别突兀,该怎样理解这句话?
  有的学生联系《三国演义》说:小乔是周瑜的所爱,是江南的美人。用小乔嫁给周瑜,烘托出周瑜的年少有为、年轻俊美、才华出众。
  有的学生说:大乔嫁给孙策,小乔嫁给周瑜,孙策与孙权是兄弟,周瑜与孙权自然有了一定特殊的姻缘关系,他能够跻身富贵之列博得孙权的绝对信任,这也是其能建立功业的一个重要条件。
  有的学生说:唐代杜牧的《赤壁》诗中写道“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突出表现了周瑜在赤壁一战中的重要作用,而年轻的周瑜却能够力扛九鼎,力挽狂澜,不辱使命,御辱于外,表现出了他的谋略和胆识。美人嫁英雄是自然之理,用小乔反衬周瑜的丰功伟绩和英雄气概。
  有的学生说:作者写小乔,是对周瑜娶小乔而成就功名的艳羡,也是对自己年过半百而时运不济功业未就的叹惋。感伤自己未能与皇室宗亲联袂,致使自己朝中无亲、提携无人,空怀一腔热忱的报国情却难以施展。
  最后我点拨总结:同学们说的都在理,我同意大家的看法。作者十分景仰周瑜,用一句细腻的笔法“小乔初嫁了”来烘托周瑜英雄年少,初出茅庐就建立功勋。相比之下,作者日渐“繁霜鬓”而一事无成,徒有多情意而无报国门。在壮丽山河前,一强一弱,一明一暗,一个春风得意一个壮志难酬,对照鲜明地表现了作者一面倾慕不已一面黯然神伤,一位耿如日月的爱国词人的形象栩栩如生地伫立在我们面前。
  学生对词句理解畅所欲言,从不同角度解析了词句的魅力所在,彰显了语言的感召力。学生也由原先对词句字面理解上升为理性思辨。
  
  三、在再创中体悟意境美
  
  诗词的最高艺术境界就在于创设出深邃丰富而意味悠远的意境。所谓意境就是具有虚实相生、意与境谐、深邃悠远特征的一种情景交融的诗意空间。学生在对诗词中的重点字词句的鉴赏后,似乎还有些“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韵味。为满足学生对知识渴求的探究和需求,挖掘出诗词意境中隐藏的美感,教师要审时度势带领学生向诗词的纵深处开掘,领略诗词不为人知的另一番美景,切实感受诗人的匠心独运。教师要及时引导学生去再造诗词的风景、情景和意境,让学生体悟诗词中不可言之情、不可述之理的意会言传。因此,教师应充分利用诗词搭建的特质舞台,不附带任何条件地让学生自由发挥,用独特的视角、灵性的智慧和生花的妙笔把诗词“诗中有画”、“诗情画意”的内容用文字固定下来。这种鉴赏过程,实际上也是一次感受诗词意境美的过程,也是一次咀嚼消化吸收再释放的过程,更是读者与作者心灵交流默契相通的对话,属于高层次的精神领域方面的再创活动。此时写就的文字,应是激情亢奋的文字,此时的文章也应是情辞并兼的美文。
  如在学完王维的《山居秋暝》后,学生仍沉浸在和谐静谧清新的诗意中,被其中的艺术魅力震撼和感染。诗人寄情寓景,以诗入画,写了空山、新雨、天气、晚秋、月色光照、清泉流淌等优美自然风光,而淳朴开朗的浣女、朴实勤劳的渔夫置身其中,为静谧安详的环境增添了许多人气和生机,构成了一副雨后山村晚景图。学生在领略和体悟到这首诗的意境后即席写到:“在一个丛林茂密人迹罕至的山野之中,骤雨初歇,在暮色渐起之际,我只身登山,呼吸着雨后清新温柔的气息,伴着皎洁柔和的秋月银辉,踏着新雨过后的潮湿山石拾阶而上。暮色渐浓,苍莽的松林间升腾起沉沉的雾霭,两旁的溪流奏起了一串串欢快悦耳的乐曲,我迷恋着山石,尽情地饱览着天赐的良辰美景。竹林深处,隐隐地传来了浣女洗衣归来的爽朗笑声,莲叶的婀娜摇曳想必是渔父荡舟水上,顺流而捕鱼去了吧!留恋在大自然的怀抱中,陶醉在天籁的美妙里,我还有什么割舍不下的。‘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的声音渐趋清晰,也让他作为我的人生选择吧!”
  这样的再造,并非仅停留在诗词的表层,而是凭借诗意荡漾的年龄深入地走进了诗词的文化腹地,再造一个全新的意境,在诗韵中放飞诗性,文思泉涌,文采飞扬,无须刻意写作而写作立成。
  总之,诗词教学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人文教育。诗词的魅力无穷,教学的模式就不会有定型。在教学中,我们关注了学生的情感态度、体悟感受和再造活动,重视学生内在精神的呵护和培养,细心地捕捉学生的兴趣和爱好,拓展学生的认知范围和想象空间,使诗词教学流程中的三部曲成为教学的主旋律,语文课堂也就本色而自然地散发出浓郁芬芳的“语文味”。
  (作者单位:巨鹿县第二中学)


← 不妨在常态课基础上打磨公开课 | 目录 | 上出语文课的“气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