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中学语文备课参考 >> 语文期刊 >> 论文列表 >>

路瓦栽先生也爱慕虚荣

作者:王金凤 【王金凤文集】 【关于王金凤】 原载:《语文教学之友》:2011年第6期

  莫泊桑的短篇小说《项链》,我已教过20多遍了。每次讲它、读它,读它、讲它,都有着不同的感受。近来再讲,觉得只批评玛蒂尔德爱慕虚荣,而只字不提路瓦栽先生的虚荣心,从而把一切过错、责任都推给玛蒂尔德这样一个弱女子,我以为是有失公允的。其实,路瓦栽先生并不是什么世外高人,他食人间烟火,他也爱慕虚荣!理由如次:
  
  一、路瓦栽先生难逃社会大环境的影响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性格的形成不可避免地会打上时代的烙印。路瓦栽先生生活在19世纪的法国巴黎社会,那是一个“崇尚奢华,艳羡虚荣”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和社会氛围中,“崇尚奢华,艳羡虚荣”,应该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而不是个别行为。否则,就不可能形成“社会风气”了。在那个人人“崇尚奢华”,个个“艳羡虚荣”的时代,主人公玛蒂尔德无可避免地沾染上了那种社会习气,那么,和她同呼吸共命运的丈夫——路瓦栽先生却能超凡脱俗,不受当时社会风气的影响?同在一个爱慕虚荣的社会中生活,妻子爱慕虚荣,而丈夫却能“出污泥而不染”?果真如此,那么路瓦栽先生就不是一个“小书记”,而是一个伟大的贤者或圣人了。
  我们知道,社会风气对一个人的思想观念(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是很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的,你想躲也躲不掉!就像我们生活在当今社会一样,又有几人能够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坐得住冷板凳而不跟风不跟潮呢?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路瓦栽先生难逃社会大环境的影响而不沾染上“崇尚奢华、艳羡虚荣”的社会习气。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路瓦栽先生“躲进小楼成一统”,远离当时的社会生活,即使他拒“虚荣”、永不沾,即使他不思进取、安于现状、得过且过、知足常乐,那么,我想他也难逃其妻子——玛蒂尔德对他的影响。古语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夫妻之间耳鬓厮磨,耳濡目染,恐怕路瓦栽先生想不爱慕虚荣也难!
   “知人论世”是分析评论一个文学形象的基本原则。因而脱离时代背景去分析评价路瓦栽先生是有失偏颇的。
  
  二、与其说路瓦栽先生爱妻子,不如说他爱面子
  
  有些评论者认为,路瓦栽先生是个爱妻子的“好男人”。因为他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委屈妻子,他忍痛拿出了四百法郎给妻子做衣服;因为他在项链丢失之后,对妻子不吵不闹、不打不骂、不离不弃;因为他在赔项链的十年艰辛路上,始终默默地承受着。于是,有些人由衷地赞叹路瓦栽先生是“小男人,大丈夫”。我们在课堂讨论的时候,有些女生更是发出了“嫁人就嫁路瓦栽”这样的感叹。在此,我无意否认路瓦栽先生对妻子的“好”和 “爱”,但同时也不能否认,在“项链”这件事情上,路瓦栽爱面子甚于爱妻子,更何况爱面子和爱妻子并不矛盾。
  1.路瓦栽先生为什么要费好大的力气弄到那张请柬
  当玛蒂尔德“懊恼地把请柬丢在桌上,咕哝着:‘你叫我拿着这东西怎么办呢’”的时候,路瓦栽先生说:“亲爱的,我原以为你一定喜欢的。你从来不出门,这是一个机会,这个,一个好机会!我费了多大力气才弄到手。大家都希望得到,可是很难得到,一向很少发给职员。你在那儿可以看见所有的官员。”表面上看,路瓦栽先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这张“请柬”完全是为了满足妻子玛蒂尔德的“社交”渴望,因而一个劲地说:“这是一个机会,这个,一个好机会!”其实,这次“夜会”对路瓦栽先生本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好机会”呢?大家都希望抓住“夜会”这个机会,与“教育部部长”等“官员”接触,从而引起他们的注意,得到他们的赏识,达到升迁之目的。否则,他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迁就玛蒂尔德?为什么非得要玛蒂尔德参加那个夜会不可?还不是他把那个夜会看成了结交上层人物的“好机会”?你能说他不是为了自己吗?
  2.路瓦栽先生为什么会痛下决心,拿出四百法郎给妻子做衣服
  当玛蒂尔德“抑制住悲痛”,“用平静的声音”说“没有什么,只是,没有件像样的衣服,我不能参加这个夜会。你的同事,谁的妻子打扮得比我好,就把这请柬送给谁去吧”的时候,路瓦栽先生虽然“脸色有点发白”,但还是说:“就这样吧,我给你四百法郎。”要知道这“四百法郎”是路瓦栽先生预备用来“买一杆猎枪,好在夏季的星期天,跟几个朋友到南代尔平原去打云雀”的。他为什么愿意牺牲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快乐而去“迁就”妻子呢?这是他“爱妻子”的表现吗?我认为不是。他是爱自己的面子!因为玛蒂尔德的那句话正好击中了他的心理要害——爱面子。玛蒂尔德正是瞅准了这点,趁机将了他一军,逼得他不得不拿出那“四百法郎”。如果他真的不拿钱给妻子做一身漂亮的衣服,那么玛蒂尔德就不会去参加那个夜会。她不参加夜会,路瓦栽先生怎么办?他是去呢,还是不去?如果去,那只好是他一个人去。“单刀赴会”,别人会怎么看怎么想?上司会怎么看怎么想?总之,只要妻子玛蒂尔德不去参加这个夜会,那么不论路瓦栽是去还是不去,都没有面子!于是,“他难受了”。他难受的是自己在同事和上司面前的面子将要丢光。他只有在妻子面前委屈自己,才能保全自己在同事和上司面前的面子。他痛下决心拿出四百法郎,明里哄得妻子开心,暗里却保全了自己的面子。
  3.路瓦栽先生为什么不叫玛蒂尔德把“项链丢失”的真相告诉佛来思节夫人
  “七点光景,她丈夫回来了。什么也没找着。”“晚上,路瓦栽带着瘦削苍白的脸回来了,一无所得。”在他们对找回项链无望的情况下,路瓦栽先生对妻子玛蒂尔德说:“应该给你的朋友写信。”“说你把项链的搭钩弄坏了,正在修理。这样,我们才有周转的时间。”
  路瓦栽先生为什么要玛蒂尔德撒谎?为什么不叫玛蒂尔德把“项链丢失”的真相告诉佛来思节夫人,以求得好友的同情与谅解?为什么他宁可到处借钱,签债券,背负着沉重的债务负担,也要还一挂“一模一样”的钻石项链给佛来思节夫人呢?
  假如当初他让妻子把真相告诉佛来思节夫人,那么“好友”佛来思节夫人也一定会告诉她“那挂项链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那么他们就不会债台高筑,备尝人生的艰辛了。即使那挂项链是真的,“好友”佛来思节夫人也许会原谅“可怜的玛蒂尔德”的,那么他们就不会付出十年的艰辛。
  可惜啊,他不敢也不愿让妻子对她的“好友”说出真相,因为他怕!他怕什么呢?他怕说出真相后,“好友”佛来思节夫人会看“扁”了他!这个社会地位低下,经济地位低下的“小书记”,其内心极其脆弱和自卑,他生怕别人瞧不起他。他宁可忍受“残酷的贫困,肉体的苦楚,精神的折磨”,也不愿把事实真相告诉佛来思节夫人而使自己在妻子的“好友”面前颜面扫地。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路瓦栽先生的虚荣心一点也不比玛蒂尔德差。只不过,他的虚荣心是借他的妻子玛蒂尔德的言行,以及他对妻子的迁就与支持表现出来的。他把妻子推到了前台,自己躲到了幕后,于是批评之矢一齐射向了玛蒂尔德。如果说,为一挂假项链而消蚀了两个人的十年青春是一场人生的悲剧,那么这场悲剧也一定是由玛蒂尔德和她的丈夫路瓦栽先生合力完成的。如果只是玛蒂尔德爱慕虚荣,那么事情也许不会弄到这等地步!
  (作者单位:佛山市三水区技工学校)


← 读读.说说.议议.写写 | 目录 | 品味《十三岁的际遇》语句的灵动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