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语文教学应训练学生做实“三功” / 周志恩

语文教学应训练学生做实“三功”

 

湖南省永州市四中  周志恩

语文教学的重要任务是训练学生对语言文字的咀嚼感悟、对人物情感的体验感受、对人形象的重塑评价、对作品意蕴的领悟发掘,因此,语文课堂教学训练学生做实“静功”“飞功”“掘功”尤显紧要。

一、静功:静读默思,咀嚼语言,感受语言魅力。

文学是一种语言艺术。语言是文学的材料,是文学的物质存在方式,体现着文学意义的表达需要。文学作品可以综合运用记叙、描写、议论、抒情等多种表达方式,可以灵活选用句式,如语气上的陈述句、疑问句、祈使句、感叹句,主语性质上的主动句、被动句,结构繁简上的长句、短句,判断性质上的肯定句、否定句,语体风格上的口语句、书面句,句式整齐上的整句、散句,句子数量上的单句、复句等。文学作品的叙述视角各有不同,刻划人物的方法也是多种多样,以刻划人物心理活动为例,就有直接描写人物的言行和外在神态来表现,通过环境景物来衬托,通过梦境、幻觉来表现,通过内心独白来揭示,通过意识流等手法来显示等。因此,语文教学中,对作品的分析需要引领学生对富有情境化、个性化的文学语言做好“静功”,沉下心来,静读默思,细细咀嚼语言的句式特点与表达方式,反复捉摸人物在特定情境中的语言、动作、神态、心理等细节,潜心意会文学语言的情境意义,真切感受语言背后所蕴含的情感和思想蕴涵,准确把握作品的形象与人物的个性特征,真切感受文学语言的艺术魅力。

例如,《孔乙己》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有几回,邻舍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茴香豆吃,一人一颗。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学习本段文字,感受语言的情味,把握形象的特征,需要学生来一番“静功”。只有多静读几次,多默思一番,多咀嚼几回,方可把握本段文学运用的表达方式,意会个性化的人物语言与动作所显示的情感心理与思想蕴涵。本段共六句话,开头三句是记叙,概括叙述邻舍孩子围住孔乙己,得到茴香豆后仍然望着碟子的寻常事件。接下来两句是描写,以神态、动作、语言描写表现孔乙己慌忙罩住碟子,不愿再给孩子分吃茴香豆的情形。最后一句是记叙,写孩子们最后在笑声里走散了。本段以对孔乙己的描写为重点,前面记叙是表原因,起引子的作用,后来记叙是结果。品味描写孔乙己的两句话,需要学生修炼“静功”,只有静读默思,细细咀嚼,抓住“伸开五指罩住、弯腰下去、直起身、摇头”几个动词来揣摩,才可以品味出“伸开五指罩住”是着了慌、紧张情绪的流露,“弯腰下去”透露出艰难的现实处境,“直起身”流露出要保持自己读书人的“体面”的自尊心理,“摇头”尽现在艰难处境中保持“体面”的尴尬与滑稽。其中“弯腰下去”与“直起身”两个白描式的个性化动作,形成一种对比,隐含着一种轻微的反讽。配合着动作描写,还有孔乙己的两句语言描写“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前一句话是他被孩子们围住之后在着慌、紧张之中的脱口而出,是口语,是他艰难生活中愁苦紧张、急切担忧心理的下意识的真实坦露;后一句话是他转念之后认为自己是一个“体面”的读书人,不该如此丑态狼狈,才有意引经据典、之乎者也,显示学问,自找台阶下,说的是书面语,这是一种自尊、要面子心理的流露。孔乙己这种情境化、个性化的动作、语言,既表明了他潦倒的读书人身份,表现了他着慌、愁苦而又要面子的情感心理,还表现出他的迂腐而又幽默的性格,形象生动地表现出孔乙己处于窘迫困境而又乐在其中、可笑可怜而又令人同情的卑微人生。

二、飞功:想像联想,补充留白,丰富形象蕴涵。

语言艺术表现生活具有广阔性和动态性特点,文学作品故事情节的发展变化不受时间限制,人物的活动空间可以自由转换和多样变化,人物的情感心理可以曲折起伏,空间景物可以自由组合。语言艺术还具有形象感知的间接性特点。文学作品的形象不具有直接的现实性,只能通过读者的想像和联想才有可能间接地被感知。因此,在语文教学中,需要引领学生练好“飞功”,在准确理解语言文字的意义,充分调动自己的生活体验的基础上,展开想像和联想的翅膀,在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穿梭驰行,架通梦境与现实、过去与现在、现在与未来、过去与未来的桥梁,合理填补语言文字留下的空白,经过创造性的思维飞跃,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才能组合和复现作品中的艺术形象,清晰呈现出人物形象的形貌与性格特点,切实丰富作品形象的蕴涵,深刻理解作品形象所蕴涵的思想意义。

以学习上古民间歌谣《诗经·卫风·氓》为例,诗的第一节是: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如何在扫除文字障碍、翻译诗句、把握内容的基础上,读出诗中人物的鲜明形象,读活人物的情感心理,需要引导学生做一番“飞功”。只有调动自己的生活积累,融进自己的生活体验,展开想像与联想来理解诗句,充实诗句内涵,才有可能读出鲜活的生活画面,读出人物的音容笑貌、神态举止、情感心理,从而把握人物的形象特征与个性品质,读出自己的爱憎评价与是非态度。

教材上将“氓之蚩蚩”解释为两种,一说笑嘻嘻的样子,一说忠厚的样子。从诗歌内容看,取“笑嘻嘻的样子”的解释是恰当的,“忠厚”一说不准确。因为“蚩蚩”应是氓“抱布贸丝”一路行来的神态,路人能看见他“抱布”,但不能看出他“贸丝”的意图。那么“抱布”与“贸丝”有何联系呢?这里就有空白,引导学生调动生活积累,设想一幅画面情境或表演一下这个片段,学生可以合理填充空白:路人望着抱着布匹匆匆往前赶的小伙子,向他打招呼:“小伙子,干什么去?”小伙子笑嘻嘻地答道:“我换丝去。”路人可能会打趣他:“你只背这么一点布,能换多少丝呢?莫不是给哪家送上门礼的吧?”小伙子依然笑嘻嘻地回答:“哪是送什么礼,我真是去换丝的。”这一番想像性的画面呈现,补充得合理不合理,从后面“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可以得到验证。女子在心里对路人说,你们不要多问了,再问也是问不出真相的,他哪是来换什么丝啊,是来我家提亲来了。既然是送上门礼去提亲求婚,为什么偏要说“贸丝”呢,还要对路人打哈哈,笑嘻嘻呢?这里表现出男子对自己此行目的的有意掩饰,隐约可以看出男子“成则可喜,败也无失”的两手准备,似乎给人留下了虚伪做作、缺乏诚心、不敢担当的印象。所以,“蚩蚩”解释为“笑嘻嘻”能够准确揭示出氓的形象内涵,而解释成“忠厚”则不能。

从“将子无怒”一句看,男子此番求婚未果,女子给出的理由是“子无良媒”。古代婚姻制度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子不请媒人提亲,自己打着“贸丝”的名义独自上门,女子的父母拒绝了他的求婚应该是在情理之中的。倘若男子真心喜欢女子,真心想娶女子为妻,他会因为第一次独自上门遭拒而心灰气馁吗?“送子涉淇,至于顿丘”是什么原因促成的呢?这是怎样一种送行过程呢?学生需要展开想像和联想,合理填补诗句的空白。想像、联想的原点,填补空白的依据是“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因为这几句诗是女子送行过程中所说的话,是破解男女双方情感心理的钥匙。因为男子登门求婚遭拒而恼怒生气,女子这才迫不得已将他送出村口。一个未定亲的女子外出送一名陌生男子是需要巨大勇气的,在将男子送出村口的过程中自然会遇到村民,会招来村民异样的目光与各种议论,然而,女子不但大大方方地送了,而且理解男子,依顺男子,一路上反反复复给男子讲道理,说父母拒绝婚事是因为“子无良媒”。很显然,男子是一路负气往前走的,根本不理会跟在身后的女子,任凭女子如何反复劝解,他横竖不答理一句话,更别说讲一讲应有的礼貌,让女子别久送了,请女子早点回家去。所以,面对这样一位气鼓鼓、恼休休的男子,女子只能耐着性子,不厌其烦地劝啊劝,送啊送。因为男子一直怒气未消,女子只好将他送过淇水了,还继续往前送。眼看到了顿丘,女子实在没有办法了,为表明自己的真挚专情,为让男子消解怒气,给男子一颗定心丸,女子只得斗胆约婚“秋以为期”。这种自定婚期的做法,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需要承受巨大压力的,父母的恼怒指责、严厉训斥自然是免不了的,但此时的女子顾不了那么多,自己日后再想办法慢慢向父母解释吧,谁知道男子这么任性、易怒呢?做足了这样一番想像联想的“飞功”,男子的虚伪、自私、任性、易怒、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就显得鲜明突出了,女子的单纯善良、真挚专情、善解人意、温柔忍耐的性格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样,开头第一节诗初步显示出男女双方各自的形象特征与个性品质,也为后面揭示男子婚后自私懒惰、寡恩绝情、变心残忍的性格和女子含辛茹苦操持家务、遭受男子家庭暴力、对负心男子软弱忍让的性格作了铺垫,读者能够读出对男子的憎恶与鞭挞、对女子的同情与赞美。

三、掘功:抓住关键,学文悟理,提升精神境界。

文学是社会生活的能动反映,文学作品运用语言来塑造形象,反映生活,显现主体的审美意识,把作者对生活的感悟、理解与审美评价渗透、溶入到作品的叙事、描写、议论中去,表现明确、深刻的主旨。文学作品能深刻、细腻地表现人物的情感世界和心理活动,表现作者的情感评价和人生思考,蕴含特定的民族心理与人文精神,富有深广的现实启示意义、警示教育作用,可以充当读者为人处世的教材。因此,在语文教学中,要善于引导学生切实做好“掘功”,抓住文中的关键点(诸如人物的自身言行、人物对人对事的态度、前后不同事件的联系、人物之间的关系、容易被人忽略的寻常句子等),找准角度,进行生发感悟,深度挖掘,通过对作品中人物的是非褒贬评价,发掘作品中蕴含的人文精神与民族心理,学习借鉴作品中人物正确的为人处世态度,既激发学生思维活力,培养学生良好的思维品质,诸如思维的敏感性、广阔性、深刻性、创新性等,又达到学文悟理,知行合一,提升精神境界的目的。

例如月考试卷中选用了《二十四史·梁书·卷十五·列传第九》中的一段文字作为文言文阅读文本,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十二年春,出为吴兴太守。中书舍人黄睦之家居乌程,子弟专横,前太守皆折节事之。览未到郡,睦之子弟来迎,览逐去其船,杖吏为通者。自是睦之家杜门不出,不敢与公私关通。

讲解这段文字,要落实词语理解,如“专横、折节、事、逐去、杖、为通、公私、关通”等,要落实特殊句式“杖吏为通者”(定语后置),要落实翻译。在此基础上,可以引导学生对这一段文字作多角度多层面的挖掘。学生会不会确定挖掘的角度,这是思维的方向问题。一般来说,文段中写了几个人,就有几个挖掘的角度;同一个人,可以有肯定、赞成的角度,也可以有否定、批评的角度。另外,可以从几个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中生发感悟,可以从细节描写入手进行探讨。

以上述文字为例,可以多角度、多层面挖掘。一是从谢览“逐船”“杖吏”的角度:敢于向恶势力说“不”;铁腕治吏;从严带出好队伍;治腐要从内部抓起。二是从黄睦之的子弟“专横”的角度:狐假虎威不可取;仗势作恶必遭惩。三是从黄睦之的子弟“杜门不出,不敢与公私关通”的角度:知错能改诚可贵;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作恶横行终有时。四是从黄睦之的子弟“专横”与前太守“折节事之”的相互关系入手:纵恶者当惩处;折节,自取其辱;曲从权贵的代价;行为失范源自约束缺失。五是从“前太守皆折节事之”与黄睦之的子弟“专横”、谢览“逐船”“杖吏”与黄睦之的子弟“杜门不出,不敢与公私关通”的前后表现的角度:允许人犯错误,允许人改错误;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人;对犯了错误的人要抱以宽容的态度;环境能塑造人、改变人;宽是害,严是爱;不推人入火坑,要拉人出陷阱;心底无私天地宽;无欲则刚。六是从“前太守皆折节事之”对黄睦之的影响与谢览“逐船”“杖吏”对黄睦之的影响的角度:做推人向善的“恶人”,不做落井下石的“善人”;向邪恶势力低头,害人害己;严惩也是拯救;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这样长期训练学生对作品的思想意蕴做实“掘功”,让学生多角度思考、探讨作品所蕴含的为人处世的经验、立身行事的道理,引发出多种感悟,得出多种启示,自然能优化学生的思维品质,能切实培养学生敏感性、广阔性、深刻性、创新性的思维,能丰富学生的心灵世界,完善学生的健全人格,提升学生的精神境界。

 

【本文刊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1612期,总第628631期。】

周志恩 文选
语文教学应训练学生做实“三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16年1—2期 - 刊名:《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上旬刊2016年1—2期
刊号:
作者:周志恩 【周志恩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4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