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任尔诗歌多奥妙,剥笋掘根只三招 / 周志恩

任尔诗歌多奥妙,剥笋掘根只三招

                                               ——诗歌阅读鉴赏的高效实用解读法

 

湖南省永州市四中  周志恩

诗歌阅读鉴赏是语文教学内容体系的重要板块,也是高考语文的必考内容,更是选拔性高考语文拉开得分档次、加大区分度的重要考题。结合多年诗歌阅读鉴赏的教学实践与发表七十篇诗歌鉴赏文章的切身体会,我认为无论诗歌体裁、题材、风格如何多变,不管诗歌蕴含怎样的奥妙,只要扎实训练、熟练运用“三招”,剥笋掘根般解读诗歌,自可收到提高诗歌阅读鉴赏的实效性,增强诗歌阅读鉴赏答题的准确性的理想效果。

第一招,判断表达方式,明确结构章法,把握内容要点。

阅读鉴赏诗歌,首先要判断各个诗句所运用的表达方式,看它是叙事句,还是写景句,是议论句,还是抒情句。抒情有通过议论抒情的,也有借助景物描写抒情的,前者是直接抒情,后者是间接抒情。当然叙事句也可能蕴含着某种情感。诗句的表达方式判断清楚了,再进一步分析各个诗句之间的关系,是先绘景再抒情,即景生情,还是先抒情再绘景,缘情置景;是由叙事引出绘景,还是由绘景再引出叙事。诗歌中的叙事,要分别从时、空的角度看叙述了什么事件,是如何交待人物行踪的;诗歌中的绘景,要从空间方位、参照物入手,看作者是如何展开描写的,是从远到近,还是由近到远,是从上到下,还是由下往上,是从室内到室外,还是从外到内,是移步换形,还是定点观察;诗歌中的抒情,要看作者是通过议论直接抒情的,还是借助景物描写或叙事间接抒情的。这样,从判断各个诗句的表达方式入手,可以清晰地梳理出诗歌的结构章法。当然,有些诗歌会讲究“起→承→转→合”的构思特点,有些诗歌会运用“总→分→总”的结构模式,有些诗歌采用由整体到局部再到整体的结构模式,有些诗歌是由实到虚,先描写眼前实景,再展开想像的翅膀写未来将要出现的虚景,有些诗歌则先动景再静景,或先静景再动景。诗中的叙事意在表现怎样的主旨?诗歌主旨是如何体现的?诗中的绘景是为了抒发怎样的情感?绘景有怎样的特点?从叙事、描写中,可以明确诗歌到底是以小见大,还是卒章显志的构思法,是以景结情,还是前后照应的构思法,是对比烘托,还是抑扬互用的构思法。总之,无论采用怎样的结构章法,诗歌都离不开表达方式的选用。所以,抓诗句的表达方式,可以明确诗歌的结构章法,进而把握诗歌的内容要点。

以盛唐孟浩然的五律《过故人庄》为例:“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从表达方式来看,首联是叙事,写故人设宴相邀;颔联是绘景,写途中田家景色;颈联是叙事,写宾主宴饮场面;尾联是议论,写诗人再访愿望。从诗歌的结构章法来看,首联是起笔,叙述故人设宴相邀事件;颔联是承笔,诗人赴宴途中所见景色;颈联是转笔,宾主举酒共饮闲话农事;尾联是结笔,诗人表达明年再访心愿。判断各个诗句的表达方式,有助于准确梳理出诗歌的清晰结构;梳理出诗歌的结构章法,有助于全面把握诗歌的内容。从《过故人庄》综合运用叙事、写景、议论抒情多种表达方式看,从本诗“起→承→转→合”的结构章法看,诗中主要是写诗人应邀赴宴的过程,绘了途中所见之清幽村景,叙了宾主窗下对饮的短暂欢聚,表达了诗人明年再访的真诚愿望,表现诗人与农民朋友之间的亲密友好的关系,真挚深厚的情谊。

以晚唐周朴的七律《春日秦国怀古》为例:“荒郊一望欲消魂,泾水萦纡傍远村。牛马放多春草尽,原田耕破古碑存。云和积雪苍山晚,烟伴残阳绿树昏。数里黄沙行客路,不堪回首思秦原。”从表达方式看,第一句是叙事,叙述春日望秦国荒郊之事;第二至七句是绘景,具体描绘“望”中所见秦国荒郊之景;第八句是抒情,抒发“不堪回首”的怀古伤今之情。从结构章法看,第一句是总写,“望”字领起对“荒郊”的描写,点明消魂哀愁之情;第二至七句是具体描写“荒郊”萧瑟荒凉之景;写景按照先整体再局部再到整体,由远到近再到远的思路展开;第八句是总写,是对前面萧瑟荒凉之景引出的“不堪回首”之情的高度概括。这首诗“总→分→总”的结构章法,第一句是对后面景物描写的总领,第八句是对前面诗句中情感的总写。通过梳理诗歌的结构层次,可以把握诗歌的内容要点,本诗主要写春日眺望秦国郊景引发出“不堪回首”的悲凄伤今之情。

第二招,找意象组画面悟意境,调语序析手法明诗意。

诗歌中的叙事、绘景离不开对特定意象的交代与描写。意象是诗歌中带有诗人主观情感的客观物象。一般来说,诗歌中的意象通常有自身比较固定的内涵,需要留心归纳、总结。如“黄叶”有凋零、成熟、美人迟暮之意;“雁”有孤独飘零、忧伤哀怨、思乡念亲、向往、消息等多种内涵;“露”有人生短促、生命易逝之意;“云”有游子飘泊、孤独无依之意;“飞絮春景逝去、漂泊无依、离愁别绪、轻薄无根、感情不专等多种内涵。阅读鉴赏诗歌要在理清诗歌结构层次,把握诗歌内容要点的基础上,找出诗歌中所描写的意象,将众多看似杂乱的意象连缀成一幅布局合理、层次分明、彼此关联的完整画面;进而调动自己的生活阅历与情感体验,充分展开想像和联想,真切感受画面的情境氛围。

为了满足表情达意的需要和诗歌格律的要求,诗人常常会对诗歌语言作特别的变形处理,或者以词语错综颠倒的方式组句,或者以词语超常搭配的方式组句,或者以词语省略压缩的方式组句,或者以违背逻辑规律的反常方式组句。对那些不符合常规组合方式的诗句必须作出恰当的语序调整,要调整成符合语法规范与思维逻辑的诗句,只有语序合理了,修饰恰当了,能用自己的话读得通畅了,才能将诗意理解准确。在将所有诗句都能读通顺流畅的前提下,在再分析诗歌所运用的表现手法,要它看运用了虚实结合的方法,还是动静结合的方法,是运用了借景抒情,融情于景的方法,还是拟人的修辞,借物喻人的象征手法,是运用了典故,借古说今,还是对比烘托的方法等等,进而明了诗句超常组合所带来的丰厚意蕴与绝妙效果。如白居易《琵琶行》中的“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前一句“主人客下马在船”用的是互文修辞,词语有颠倒,不能机械地理解成“主人下马,客在船上”,而要调整成“主人客下马在船”的语序。杜甫《对雪》中“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也存在错综颠倒的现象,应读成“薄暮云低乱,雪急舞风回”,只有读出了“薄暮时分淡淡的云雾低垂迷乱,雪花急骤飘舞,寒风回旋着”的诗意,才能将薄暮时分的云、雪、风三个意象组合成一幅符合生活真实的画面,营造出迷蒙、凄寒、惨淡的意境,从而渲染人物贫寒、孤独、愁苦的处境与心理。宋朝雷震《村晚》中的“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前一句正常语序是“水满池塘草满陂”,诗人将词序颠倒组合便有了“水溢满池塘映照草陂,草长满陂倒映池塘”的丰厚意蕴。这样诗句既绘青草满陂与水溢池塘之实景,又描池塘中倒映着草陂,草陂仿佛漫上了池水之虚景,静景动化,化出盎然生机,虚实相生,生出无限情趣。

还是以晚唐周朴的七律《春日秦国怀古》为例,首联“荒郊一望欲消魂,泾水萦纡傍远村”,应该是“一望荒郊欲消魂,泾水傍远村萦纡”的颠倒组合,不说“一望荒郊”而说“荒郊一望”,意在将荒芜凄凉的秦国郊野之景直接呈现在读者眼前,撞击读者的视神经,造成强烈的视觉效果,渲染出萧瑟凄凉的情境氛围;不说“傍远村萦纡”而说“萦纡傍远村”,也是将泾水回旋曲折的形象强化在前,将“依傍着远村”流过的地点状语后置,突出泾水的动态形象感,这样颠倒组合的方式使得整个画面以鲜明的形象给读者强烈的视觉冲击,使诗人孤寂愁苦的哀愁凄苦心理泻染得更真切鲜明,从而引发读者的强烈共鸣。颈联“云和积雪苍山晚,烟伴残阳绿树昏”,应该是“晚苍山积雪和云,昏绿树残阳伴烟”的变序颠倒,只有恰当调整语序,才能顺畅地读出“傍晚之时,莽莽苍山被皑皑积雪覆盖着,缥缈的薄云缭绕其间;黄昏时分,绿树被残阳斜照着,淡淡的烟雾在枝间飘荡着”的诗意。第七句“数里黄沙行客路”可以读成“客行数里黄沙路”,但还是不如读成“客行数里路黄沙”好,因为读成前者语意较为平淡,读成后者则强化了一路上“满眼尽是黄沙”的单调贫瘠、荒凉恶劣的环境特点。语序调整得合理恰当,诗句的深厚意蕴就显示出来了,环境氛围就突出了,自然更能烘托渲染人物孤寂凄寒的特定心境。

第三招,看标题明题材,读注释悟背景,依内容析情感。

从格律(形式)上看,诗歌有诗、词、曲三种体裁。其中古诗分为古体诗(古风、古诗)、近体诗(又称今体诗、格律诗)两类;近体诗(格律诗)可分为律诗(五律、七律)和绝句(五绝、七绝)。从题材上看,诗歌可分为咏物诗、咏史诗、山水诗(田园诗)、送别诗、边塞诗(征战诗)、羁旅诗、闺怨诗、讽喻诗、哲理诗等不同类别。不同题材的诗歌一般会有不同的写作内容,揭示不同的主旨,抒发不同的情感。例如咏物诗一般借物喻人,托物言志,在对“物”的描写中兴感抒怀。咏史诗一般以历史上的事件、人物、陈迹为叙写对象,或咏叹史实,寄托哀思;或托古讽今,委婉讽谏;或咏史怀人,追慕先贤;或泄才不见用之愤,发壮志难酬之慨。山水田园诗一般写田园生活、绘山水景物,表达对山水自然风光的热爱,对隐逸悠闲生活的向往,对污浊世俗官场的厌恶。送别诗一般叙写离别场面,抒发思亲、怀乡、念友之情,表达难舍的深情,诚挚的劝勉,深切的祝福等。边塞征战诗一般叙写边塞生活经历,描写边塞自然风光,表现戍边将士特定的情感心理,表达对故园亲人的思念,对和平安宁生活的渴望,对残酷战争的遣责,对百姓流离失所、生离死别悲惨生活的同情。

同一题材的诗歌在不同的诗人笔下会呈现不同的风格面貌,写作的侧重点与抒发的情感自然会各有不同。同一诗人在不同年龄、遭遇、环境、心境之下,对同一题材会写出不同的内容,抒发不同的情感。阅读鉴赏诗歌,要善于从诗歌标题中推知诗歌题材,依据诗歌题材推知诗歌内容,依据诗歌内容分析诗人情感。

例如晚唐周朴《春日秦国怀古》一诗,从诗题看,它是怀古题材的诗歌,自然会叙述春日观秦国郊野之景,引发怀古伤今之情。读元朝张可久的小曲《[越调]天净沙·鲁卿庵中》:“青苔古木萧萧,苍云秋水迢迢。红叶山斋小小。有谁曾到?探梅人过溪桥。”结合此曲后的注释“此曲为作者访友之作。鲁卿,隐士。”可知这是一首访友的小曲,作者在叙写访友过程中表达对友人的赞美,同时会明志抒怀。开头三句写景,语序可调整为:“萧萧古木青苔,迢迢秋水苍云。小小山斋红叶。”这三句描写的是遒劲参天的古木周身爬满了温润的青苔,辽阔碧绿的秋水之上悠然飘荡着淡淡的云雾,小小山房掩隐在火红的枫叶林中若隐若现。作者通过描绘一幅清幽空寂、疏朗淡远的诗意画面引出友人住处,这是以环境的清幽恬静来衬托友人的高洁脱俗。梅是高洁的象征,作者以梅喻鲁卿,将自己的“访友”称为“探梅”,表达出对友人隐居生活的赞美和向往之情。

例如刘克庄《卜算子·海棠为风雨所损》:“片片蝶衣轻,点点猩红小。道是天公不惜花,百种千般巧。    朝见树头繁,暮见枝头少。道是天公果惜花,雨洗风吹了。”从词题上看,词作是扣住“海棠”“风雨”两个意象来写的,“风雨”象征恶劣的环境、处境,词人意在借“海棠”抒情,这是托物言志的手法。从内容上看,上片先景后情,写海棠叶片有如蝶衣般轻巧精致,海棠花儿点点猩红,娇小可爱。眼见海棠如此百媚千态的娇小纤巧,能说“天公不惜花”吗?下片写海棠花早上还是繁花满枝,晚上已被雨洗风吹得所剩无几了,这般萧琵凋零的景象能说“天公果惜花”吗?词人用欲抑先扬的手法,表达对大自然风雨摧残花事的不满。结合注释“刘克庄,南宋著名词人,一生致力于抗金复国大业,却屡遭当国者的排挤、压制和迫害。”从这一创作背景中,可以看出词人以婉约之笔曲折地表达了自己才不见用、遭受压抑的愁苦情怀,流露出对当权者压制、迫害和摧残人才的不满。

再如清代沈德潜的七律《过真州》:“扬州西去真州路,万树垂杨绕岸栽。野店酒香帆尽落,寒塘渔散鹭初回。晓风残月屯田墓,零露浮云魏帝台。此夕临江动离思,白沙亭畔笛声哀。”分析本诗所表达的思想感情,需要抓住诗中的具体内容逐一概括分析,如“万树垂杨绕岸栽”“白沙亭畔笛声哀”两句写日暮回归的黯淡景物中,渲染出诗人羁旅飘泊的苦愁之情;“野店酒香帆尽落,寒塘渔散鹭初回”两句以江行的人们或进店歇脚,或回家休息的情景,通过对比反衬诗人仍在江上飘泊,不得安歇的凄苦之情;“晓风残月屯田墓,零露浮云魏帝台”两句运用典故,借助“晓风残月”的凄凉环境,“零露浮云”的孤寂意象,抒发诗人孤独寂寞、飘零无依的沉郁感慨。“此夕临江动离思”直抒胸臆,表达诗人求取功名的漫漫旅途中油然生出对家乡亲人的深切思念之情。

诗歌阅读鉴赏离不开诗歌的思想内容、表达手法、情感态度三个方面,只要我们在平时的诗歌阅读鉴赏中,引导学生熟练掌握以上“三招”,就能够剥笋掘根般层层推进,收到理想的诗歌解读效果。

         【本文刊于《新课程研究》2016年第6期。】

周志恩 文选
任尔诗歌多奥妙,剥笋掘根只三招

《新课程研究》2016年第6期 - 刊名:《新课程研究》2016年第6期
刊号:
作者:周志恩 【周志恩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33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