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张衡传》对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启示 / 周志恩

《张衡传》对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启示

湖南永州市第四中学  周志恩

重视培养学生“核心素养”已是国际教育发展的大趋势。2002年美国制订了《“21世纪素养”框架》,2007年作了更新完善,其“素养”涵盖了求知、思维、交流、合作、信息、媒体、科技、灵活、适应、主动、组织领导、责任等方面。200612月欧盟通过了关于核心素养的建议案,其“核心素养”包括母语、外语、数学与科学技术素养、信息素养、学习能力、公民与社会素养、创业精神、艺术素养等八个领域。20103月新加坡教育部颁布了学生“21世纪素养”框架。2013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报告《走向终身学习——每位儿童应该学什么》,指出在基础教育阶段应重视身体健康、社会情绪、文化艺术、文字沟通、学习方法与认知、数字与数学、科学与技术等七个维度的核心素养。

我国教育部于2013年委托北京师范大学牵头启动了“我国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学生核心素养总体框架研究”课题,2014年颁布《教育部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首次提出“研究制订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系”。由此,“核心素养”迅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对于“核心素养”有何特征,如何确定我国学生“核心素养”的框架结构与具体指标,如何培育学生的“核心素养”,不少有识之士展开了积极的研讨,发表了许多建设性意见,但未能形成定论。

其实,远在一千五百年前的我国南北朝时,一个不得志的官员范晔在他的历史名作《后汉书》中给早他三百年的东汉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张衡写传的时候,无意中触及了“核心素养”的话题。范晔的《张衡传》虽是一篇人物评传,但蕴含着丰富的教育思想,对于我们探讨如何培养学生“核心素养”有着深刻的启示意义与重要的参考价值。

从张衡的求学经历与日后所取得的成就看,培养学生“核心素养”必须培养一种前提性的知识素养——

拓宽知识视野,夯实学问功底

传中曰:“衡少善属文,游于三辅,因入京师,观太学,遂通五经,贯六艺。”这一句蕴含丰富的信息,“少善属文”是说张衡有极高的天赋,早年擅长写文章。其实,写文章只是信息输出,要能输出信息,必须以吸收信息为前提。文章写得好,说明不但对各种事物观察得多,生活现象积累得多,语言文字掌握得多,语言运用极其熟练,而且善于观察事物,学会了细致观察,全面观察,观察视角独特,而且善于思考,善于联系,思维有一定的深度、厚度与新颖度,而且善于构思谋篇。如果仅仅凭借卓越的天赋而不重视后天的广泛学习、观察、积累,不注重拓宽知识视野,日后非但难有成就,反而会有北宋王安石笔下的江西金溪神童方仲永“泯然众人矣”同样的可悲结局。当今的“专才教育”“精英教育”,正是因为过早强调专业、高端培养而忽视夯实孩子的知识底子、文化积淀,最终因知识贫血、思维窄化、视野局限而使孩子缺乏创新后劲,沦为平庸,这种惨痛的教育悲剧至今还在众多家庭继续上演着。“游于三辅,因入京师,观太学”表明张衡经历了三个求学阶段。三辅、京师、太学三个求学阶段,显示出张衡的求学之路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漫长历程,也是他孜孜求索,潜心研修的过程。正是有了这番求学经历,开阔了他的知识视野,丰富了他的文化底蕴,最终成就了他“通五经,贯六艺”的学问功底。

张衡在永元年间,“举孝廉不行,连辟公府不就”,甚至大将军邓骘“累召不应”,表明在求之难得的好工作降临时,在获取名利的机遇到来时,张衡只想多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多充实头脑,提升自己,不想过早地考虑功名利禄之事。张衡后来在文学、天文历法、算术、气象地理、机械制造、为政等众多领域,都取得了卓越成就,正是他早年注重培养知识素养的结果。

这就启示我们,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一定要注重前提性的知识素养培养,拓宽知识视野,夯实学问功底。学前阶段应“散养”孩子,培养孩子的广泛兴趣,尽量让孩子多接触一些新奇的东西,多玩多读多看。小学、初中阶段,应开足开齐所有课程,包括文化科目、非文化科目与实践性、探究性强的校本教材、乡土文化研究、科技专题活动等,高中阶段可以不搞文理分科,即使文理分科,也不宜分科太早,必须引导学生认真学习所有课程,努力开拓知识视野,丰富文化积淀,夯实学问功底。

拓宽知识视野,夯实学问功底,说起来轻松,做起来极难。从张衡的求学经历与学习成就看,培养学生“核心素养”必须培养一种动力性的内生素养——

培养独立担当意识,增强实践创新能力

张衡“游于三辅,因入京师,观太学”的求学经历看似简单,实则非同寻常。小小年纪的张衡离开南阳西鄂老家前往秦地三辅一带游学,绝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毕竟远游求学,衣食住行全得靠自己解决,寻师交友课业学问全得自主处理,漫长的异地求学生涯中琐琐碎碎的诸般杂事全得自己应付。寻访名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愿意拜师求教,还得名师愿意收你为徒;况且也不能保证一登门就能见着人,一拜见就能被接受。访师过程中吃闭门羹、遭冷眼是难免的。贸然登门寻访素不相识的名师,该准备怎样的见面礼与说词,见面之时要讲究哪些礼节套路、如何随机应答,怎样才能让对方接纳自己,欣赏自己。所有这些,只能而且必须靠张衡本人逐一解决。张衡的父母懂得花盆里长不出擎天的苍松,温室里育不出坚挺的栋梁,所以,他们才敢于放手让小小年纪的张衡离家远游,异地求学,他们是要藉此培养张衡对生活苦难的真切感知与自我承受力、化解力,培养张衡对人生使命的清醒认识与自我规划力、执行力,培养张衡处理自己的事情、完善自己的人生的独立性、自主性、担当性。

父母的殷切希望与良苦用心,张衡显然是理解的,而且以实际行动做到了。“通五经,贯六艺”是经历了三个阶段之后取得的学习成就。张衡最终能“通五经,贯六艺”,必然下了一番苦功夫,做到了勤奋用功,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潜心钻研。可见,张衡在异地他乡求学的过程中,不但学会了独立生存,增强了生活技能,学会了独立解决生活、学习、交友中的各种问题,增强了责任担当意识,培养了坚韧不拔的意志,而且养成了惜时勤学、专注深思的习惯。“不行”“不就”“不应”从一个侧面说明张衡心无旁骛,专注学问已形成了良好的习惯,达到了自觉程度。“拟班固《两都》作《二京赋》……精思傅会,十年乃成”,历时十年之久写成《二京赋》,不仅表现出张衡“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定力与韧性,而且表明张衡敢于将所思付诸行动,敢于实践,勇于创新。“著《灵宪》、《算罔论》,言甚详明”,既是张衡养成了专注深思习惯的表现,更是他具有实践创新能力的结果。张衡研核阴阳,“妙尽璇玑之正”制作出浑天仪,“复造候风地动仪”,“验之以事,合契若神”,令众人“皆服其妙”。这种奇特的构思,精巧的制作,杰出的发明创造,正源于张衡超常的思维能力、周密的运算能力、高超的制作技术。

张衡的经历启示我们,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一定要培养学生独立生存、自主处事与人际交往、责任担当的意识与能力,养成学生勤奋专注、静读深思的习惯,增强抗压承重、实践创新的意识与能力。这种内生素养是立身之基,建业之本,创新之源。

独立担当意识,实践创新能力,不是容易培养的,既要有外部诱导督促因素,更要有内部坚定执着因素。从张衡的待人处事,为文治政看,培养学生“核心素养”必须培养一种奠基性的人文素养——

涵养恬静淡泊品性,提升忠诚奉献境界

张衡“虽才高于世,而无骄尚之情”,是他注重才、德双修,谦虚低调的表现。“常从容淡静,不好交接俗人”,表现他不慕名利、恬静淡泊的处世态度。后来凭借杰出才能出仕,“拜郎中,再迁为太史令”,只是担任科技、史学方面的业务性官员。“不慕当世,所居之官辄积年不徙”,这与他出仕前的“从容淡静,不好交接俗人”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哪怕官职多年得不到升迁,他也决不违心说话做事,绝不阿谀奉承权臣高官。

在“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的背景下,张衡“拟班固《两都》作《二京赋》”;在“政事渐损,权移于下”的局势中,张衡“上疏陈事”。生性恬淡宁静的张衡凭着自己的正直良知,以敏锐的政治眼光,清醒的政治头脑,对国家命运、百姓福祉产生了深重的忧患意识,表现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精思傅会,十年乃成”的《二京赋》正是对当朝统治者的婉讽,诚挚地提醒统治者切不可重蹈历史覆辙。后来针对中央权力向下转移的现状,张衡主动给皇帝上书陈述建议,这是他胸怀天下,忠于职守,忠君爱国,奉献才智的表现。他得到顺帝信任,“讽议左右”,敢于向皇上直言进谏,弹劾奸佞,表现出刚正耿直、嫉恶如仇的凛然无畏品格。“永和初,出为河间相”,针对河间王刘政骄横奢侈,不遵守制度法令,“又多豪右,共为不轨”的现象,张衡一到任就能“治威严,整法度,阴知奸党名姓,一时收禽”,收到“上下肃然,称为政理”的效果。可见张衡无论出仕前,还是出仕后,都是胸怀天下,心忧天下,无私无畏,敢作敢当,他始终如一乐为国家繁盛、天下百姓幸福而鞠躬尽瘁,竭尽才智。

当然,张衡这种恬静淡泊、刚正无私的品性,胸怀天下、忠诚奉献的境界,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他父母家人支持、培养的结果,是他长期刻苦学习、自觉养成的结果。“游于三辅,因入京师,观太学”的求学经历,显然含有他的父母对他的殷切期望,希望他做一个正直善良对社会有用的人,做一个有真才实学能为国效力的人。他本人有追求崇高目标的内在愿望,坚定信念,所以不慕名利,不断历炼自己,完善自身,奋发图强。

张衡的经历启示我们,培养学生“核心素养”,要突出奠基性的人文素养培养,要涵养学生恬静正直、淡泊名利的品性,提升学生胸怀天下、甘于奉献、报效国家的情操,培养学生执着理想追求,乐为百姓造福谋利的胸襟。

在喧嚣纷扰的尘世浊流中,怎样才能活出自己独立的人生?从张衡为人处事的智慧看,培养学生“核心素养”,一定要培养一种保障性的生存素养——

增进生存智慧,创造人生价值

因为才、德俱佳,张衡先被举荐为“孝廉”,后屡次被公府征召,还被大将军邓骘“累召”,但他先后“不行”“不就”“不应”,这是一种懂得取舍的智慧。张衡舍弃的是送上门来的就业机会,出仕做官的名利,得到的是远离喧嚣尘世的独处环境,潜心求知研修的宝贵时间。这种“舍”换来了深厚的学问功力,他因“善术学”的业绩被安帝“公车特征拜郎中,再迁为太史令”,直接进入朝廷担任皇帝的侍从官,掌管天文、历数,这自然是一种丰厚的“得”。

张衡“不慕当世,所居之官辄积年不徙”,是一种守住初心,懂得知足的智慧。人们常常感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能抵制诱惑,不能远离名利羁绊,因而随波逐流,屈己从人。张衡的可贵之处在于宁可官职多年不升迁,也决不会违心阿谀奉承权贵,他坚守自己的节操,珍惜自己的名誉,尽管官职不高,但只要能够为百姓做实事,为朝廷效力,就好好珍惜。

张衡曾“迁为太史令”,“顺帝初,再转,复为太史令”,“自去史职,五载复还”。尽管多年来工作多有调动,职务多有变化,最终依然只是一个“太史令”,但他始终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是一种不怒不气,懂得克制的智慧。一个人如果能够以平常心对待上司无缘无故的刁难、朋友见利忘义的背叛、生意血本无归的亏损、工资莫名其妙的被克扣、福利平白无故的取消,不怒不气,懂得克制,甘于忍辱容让,就会远离烦恼,泰然处之,活得自在。

张衡没有计较官职的升迁,不因官职多年原地踏步而恼怒生气,而是将时间与精力全都用在了研究天文、历算上,用在了制作浑天仪、候风地动仪上,生活充实,工作开心,他能够享受到工作的乐趣,发明创造的快乐。这是一种珍惜工作,懂得享受的智慧。

“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的艰难时局,促使张衡“拟班固《两都》作《二京赋》”,其“精思傅会,十年乃成”的讽谏之作深得大将军邓骘赞赏。张衡因为“善机巧,尤致思于天文、阴阳、历算”,才被安帝赏识重用,“公车特征拜郎中,再迁为太史令”。针对“政事渐损,权移于下”的现状,张衡因“上疏陈事”,被升迁为侍中,“帝引在帷幄,讽议左右”。三次幸运机缘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这里蕴含着张衡主动作为,懂得进取的智慧。一个人要想赢得施展身手的机会,拥有建功立业的舞台,不能坐等机会来临,必须乐观自信,主动表现,锐意进取,不断创造机遇。

张衡虽然深得顺帝信任,常被征询治理政事的意见,但在“宦官惧其毁己,皆共目之”的现实面前,他时常“诡对而出”。他“常思图身之事”,“作《思玄赋》以宣寄情志”。张衡出任河间王刘政的相,“治威严,整法度”,令上下敬畏恭顺,赢得了一片赞誉,然而他“视事三年,上书乞骸骨”,主动请求告老还乡。这是一种激流勇退,懂得知止的智慧。张衡深知国家积弱积贫,积重难返,连顺帝也难以控制国家颓危的局势,他更是独木难支,因而保持清醒的头脑,在尽力为国效力的前提下思图全身自保之策。我们要涵养学生知止的智慧,引导学生做“知己之可行”的勇者,“止己之不能行”的智者,善于克制住任何带有危险性和毁坏声誉的行为。

张衡的经历启示我们,培养学生“核心素养”,要突出保障性的生存素养培养,引导学生增进取舍、知足、克制、享受、进取、知止的人生智慧,以一种平和平常、乐观豁达、自信进取的心态,对等生活、工作与人生,活出独立的个性,创造非凡的人生价值。

综上所述,范晔的《张衡传》在知识、内生、人文、生存诸方面深刻揭示出了“核心素养”丰富而确切的内涵,在探讨培养学生“核心素养”课题的背景下,认真研究和深入挖掘《张衡传》,有助于我们明确培养“核心素养”的要义,找到培养“核心素养”的切实路径与有效方法。

 

      【本文刊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2016年第9期。

周志恩 文选
《张衡传》对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启示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2016年第9期 - 刊名:《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2016年第9期
刊号:
作者:周志恩 【周志恩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94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