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国民劣根的透视镜,民族痼疾的解剖刀 / 周志恩

国民劣根的透视镜,民族痼疾的解剖刀

                                                                                                ——老舍《马裤先生》意蕴解读

                                                                                                                                                                                                                                                                                 湖南永州市四中    周志恩

老舍的小说《马裤先生》精微透视了中国国民固有的劣根性,无情解剖了深植民族灵魂中的痼疾。

一、马裤先生的人性弱点。

马裤先生出场的那一身行头实在不伦不类,颇为滑稽:上身穿“青缎子洋服”,下身“穿马裤”,“足蹬青绒快靴”,“戴平光的眼镜”,“胸袋插着小楷羊毫”。马裤先生这身衣着打扮与后面一句不合时宜的愚蠢发问一结合,鲜明地揭示出他粗俗虚荣、靠外表打扮来抬高自我身价的特性。明明“火车在北平东站还没开”,他却一上来就问一句“你也是从北平上车?”,这一问非但不合时宜,简直莫明其妙。这个外表光艳,很是有些气派的“时髦男”,只知道注重外在形象,而完全忽视了内在的学问与修养,实在虚荣而又愚蠢得到家了。

马裤先生一开口便在“我”这里碰了一鼻子灰,自讨没趣,便只好“没言语”。“没言语”的他只好“看了看铺位”,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声:“茶房!”他一再尖声叫喊要茶房“拿毯子”“拿枕头”“拿茶”,后来不断地用食指挖鼻孔,还立在走廊中间阻碍来往的人,透过这些言行描写,其颐指气使、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缺乏公德、狭隘自私的人性弱点自然暴露无遗了。

从多边人际关系中可以看出马裤先生身上固有的奴性。一方面,在与“我”的关系中,马裤先生从“我”凌厉的语气、漠然的神态、傲慢的举动中感觉到他与“我”不是同一路人,感觉到“我”对他的不屑不齿。后来,“我对面的铺位”来了一个“也没有行李”,“提着个扁皮夹”的四十来岁的客人,“我”与他似乎挺投缘,两人“吃茶闲扯”。这些便是明证。另一方面,在与茶房的关系中,马裤先生自我感觉要比茶房“高贵”一等,他是花钱坐二等卧铺车厢的,享受茶房的服务是天经地义的。这样,处于多种人际关系中的马裤先生,一方面在“我”面前自感弱小与卑微,因而“没言语”得谨言慎行,拘束得很,一方面敢于对茶房一再尖喊大叫,要这要那。这样,马裤先生身上的奴性就显现出来了,即自己做了顺从暴力和强权的奴隶,转而要欺凌比自己更弱小更卑贱的奴隶。

二、“我”的人性弱点。

“我”对马裤先生有一种先入为主的不友好态度,或者说“我”有以帽取人的倾向。见面伊始,对马裤先生衣着妆束的描写,自然烙上了“我”的情感态度。对马裤先生的主动攀谈“你从哪儿上车?”的发问,“我只好反攻了”。“反攻”前面用上“只好”,似乎“我”是别无选择,迫不得已采取的行动,表明在“我”看来,这种针对马裤先生愚蠢发问的“反攻”态度与方式,是唯一选择。“我”厌恶鄙夷、居高临下的凌厉态度,必然给了马裤先生一种无形的威压。表面看来,这里是写“我”思想偏激、自视清高,表现“我”盛气凌人、拒人千里的傲慢态度,实质上表露出“我”对他人有极强的戒备与防范心理,对世人极端不信任的封闭心理。我们老祖宗“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之类的训导,真是深入国民的骨髓了,只是后世子孙大都误解了老祖宗的忠告,偏偏只吸收了其中的糟粕。“我”对马裤先生的“反攻”虽是下意识的,却深刻地折射出国民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封闭保守的特性。

马裤先生一次次粗声尖喊的“茶房”声霹雳一般在“我”耳边炸响,“我”没有阻止过一回,没有善意提醒过一次,虽然他的尖喊大叫让人听得刺耳,“我”极为反感,但“我”始终强忍着,一个原因是自己在看报纸,能分散对他的尖喊声的注意力,一个原因是别的卧铺的乘客也肯定受不了他的尖喊声与呼噜声、磨牙声,“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也不是最大的受害者。“可怜的是别屋的人,他们并没预备来熬夜,可是在这种带钩的呼声下,还只好是白瞪眼一夜”与“我的目的地是德州,天将亮就到了。谢天谢地!”这两句话正是“我”特定情境下的内心活动的真实流露。后来“我”居然有心给他数着,“从老站到总站的十来分钟之间,他又喊了四五十声茶房”。对马裤先生尖喊大叫的“茶房”声,“我”始觉刺耳、终觉有趣的心理反应,前后联系起来看,不难揣摩出“我”的阿Q式精神胜利法:只要受害的不止我一个,我就可以忍着;只要有人受的害比我大,我虽然受了害但还算占了便宜。这里从“我”身上深刻地折射出国民固有的旁观心理与过客心理,那就是无聊地凑热闹,漠然围观,遭遇不良现象或在大是大非面前,事不关己,明哲保身,不敢站出来仗义执言,缺乏改变不良环境的责任意识与担当精神。

正因为“我”有阿Q式的精神,所以“我”能表现出特别的忍耐力,对马裤先生“在我的头上脱靴子,并且击打靴底上的土”这种非但不文雅而且公然损害“我”的行为,“我”居然没有产生强烈的愤慨,更没有抗议的行动,反而心态平静地接受了。这是一种不要尊严、不求生命质量,只要活着就行的狗苟心理。如果说,马裤先生三番几次用食指挖鼻孔是他本人粗俗、不文明,虽然有损他个人形象,但对公众不造成损害,“我”可以不管,马裤先生“呆呆地立在走廊中间,专为阻碍来往的旅客与脚夫”,虽然只顾他自己舒服,损害了他人,但没有损害“我”,“我”也可以不管,那么,马裤先生“在我的头上脱靴子,并且击打靴底上的土”,却实实在在损害了“我”,“我”实在有必要而且完全正当有理地加以制止的。“我”对马裤先生有损公德、有损他人利益的行为,始终漠视、忍耐,不只是表现“我”明哲保身、自私软弱,也是对这种公然践踏公德、损害他人利益的不良行为的纵容。如果联系前面“我”对马裤先生两次发问所表现出来的傲慢态度来对比分析,“我”懦弱自私、外强中干、明哲保身的人性弱点就表露得极为鲜明了。

“我”的阿Q式精神也决定了“我”可以公然嘲笑、讽刺马裤先生的种种丑态,而唯独看不到自身的缺陷,缺乏自知之明。茶房对马裤先生原先是“很和气”,在被他尖叫使唤多次之后变得不耐烦了,最终“假装没听见”,“一直地快步走开”,甚至做出反抗的举动了,茶房前后这种迥异的神态与行为变化,在“我”看来,完全是马裤先生缺乏公德、自私庸俗、目中无人、颐指气使的人性缺陷造成的。孰不知,马裤先生的几次主动发问,想与同一卧铺的人攀谈亲近,结果热脸贴上了冷板凳,遭了冷遇,马裤先生转而寻求发泄,三番几次粗声尖叫,甚至公然在上铺上脱靴子、击打靴底上的土,也没有遭到“我”的劝阻,更没有遭到“我”的抗议,所有这些,完全是“我”无形之中逼迫、纵容、助长的结果。“我”非但没有检讨与反省自己对马裤先生的冷漠、傲慢甚至敌视态度,反而自认为比马裤先生文明高雅而沾沾自喜,认为马裤先生不该对茶房大呼小叫、颐指气使而愤愤然。这不是欺人自欺的盲目自大心理么,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逻辑么?

三、茶房的人性弱点。

茶房是社会底层的一分子,本属于他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如应提前准备好卧铺上的枕头、毯子、茶水之类),他却没有做到。在乘客已到了铺位,提出要求时,他以“请少待一会儿……马上就给您铺好”“请等一等,您等我忙过这会儿去”“请略微等一等,一开车茶水就来”一而再,再而三地加以搪塞、拖延,这是典型的不尽责行为,表现出国民在没有外来监督的情况下,懒散拖拉、出勤不出力、磨洋功、敷衍应付的特性。尽管服务对象有强烈要求,茶房也只是表面上答应,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依然随心所欲地拖你,磨你。对于强势的服务对象,他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拒绝,但一定会做出他的反抗,或者是“干吗?先————”这种语言上的软里带刺,绵里藏刀,或者是“眉毛拧得好像要把谁吃了才痛快”这种神态上的嗤之以鼻、厌恶憎恨,或者是“一直地快步走开”“扭头就走”这种动作上的惹不起躲得起、懒得理睬。现实生活中,像茶房这种缺乏责任心,得过且过,敷衍应付,对强权与各种不公平的事做着无声且无效反抗的普通人,比比皆是。

四、小说标题值得玩味。

标题“马裤先生”,一方面是用借代的修辞手法来为人物命名,以人物显著的外在特征称呼人物。这一人物命名寄寓着内心丑陋,外表马虎,缺乏自知之明,却偏要自大耍酷之意,表达出作者对这种低级趣味、狂妄自私、缺乏公德、颐指气使者之流的极端鄙夷与憎恨。另一方面,“马裤先生”是“我”同一卧铺车厢里的一位旅客,是“我”对他的称呼,这一称呼烙上了“我”的情感态度。尽管“我”不屑与马裤先生有任何交流,但冷眼旁观了他一系列损人利己的粗俗行为,文中对他的动作、神态描写明显带上了“我”的情感色彩,用语极其诙谐夸张,尽现调侃讥讽锋芒。“我”对马裤先生的称呼足以表现出“我”拒人千里的自大倨傲,外强中干的懦弱自私,无聊凑热闹的旁观心理。再一方面,茶房虽然最初对旅客“很和气”,后来渐渐地变得不耐烦,到最后极为反感甚至无声抗拒了,作者似乎在暗示茶房在“我”与马裤先生之流的熏陶、影响下,一步步滑向了庸俗的境地,变得懒散拖拉,敷衍应付了,变得缺乏耐心热情与责任心了,茶房也即将成为下一个“马裤先生”了。从茶房的角度看,标题不仅表现出茶房深受人性弱点浸染的严酷现实,更表现出作者对国民劣根性的深刻洞悉,对民族命运的强烈关注与深重忧患。

分析作品人物形象,揣摩小说标题含义,可以看出《马裤先生》反映了深广的社会意蕴。从“我”与马裤先生身上真切地透视出虚伪心理、奴隶心理、旁观心理、过客心理、自大心理、自私心理、嫉妒心理、缺乏责任与担当精神等国民劣根性与民族痼疾,从茶房身上显示出这种国民劣根性的汹涌蔓延、强劲因袭。民族痼疾不除,“我”依然会有生存土壤,“马裤先生”就不会绝迹,原先对人“很和气”的“茶房”们,终将对所有人“下了抵抗的决心”,甚至要露出“好像要把谁吃了才痛快”的凶相。《马裤先生》是一面透视镜,能真切地照出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人性弱点,促使我们时刻保持对国民劣根性的清醒认识;它又是一把解剖刀,能促使我们正视自身,彻底清查、根除深植于民族灵魂深处的痼疾。

 

【本文刊于2013416日《教学考试》理论实践版第16期,总第69期。】

周志恩 文选
国民劣根的透视镜,民族痼疾的解剖刀

《教学考试》理论实践版2013年第2期 - 刊名:《教学考试》理论实践版2013年第2期
刊号:
作者:周志恩 【周志恩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26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