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引领学生走进文本的探索与思考 / 宋明镜

引领学生走进文本的探索与思考

——《流浪人,你若到斯巴……》教学感悟

江苏省淮安市教研室  宋明镜

叶圣陶先生说:“阅读要多靠自己的力,自己能办到几分务必办到几分,不可专等教师给讲解。……阅读是自己的事,像这样专靠自己的力才能养成好习惯,培养真能力。”[1]阅读教学的愿景,就是要发展学生“独立阅读的能力” [2] 

于漪老师倡导“教师为学而教”,她说“学生是学语文的主人,‘教’是为学生服务的,‘教’不是统治‘学’,也不是代替学生去‘学’。教师的‘教’是启发学生‘学’,引导学生‘学’。施教之功在于启发、引导、点拨、开窍。教师为学生学懂、学会、学好而教,因为任何教学方案都是为学生而存在而起作用的。”[3]

学生在教师的引领下走进文本,在阅读、对话、探究中,“充分调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积累,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获得独特的感受和体验”;进而对文本作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发展想像能力、思辨能力和批判能力”。 [4] 

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阅读中的对话和交流,应指向每一个学生的个体阅读。教师既是与学生平等的对话者之一,又是课堂阅读活动的组织者、学生阅读的促进者。教师要为学生的阅读实践创设良好环境,提供有利条件,充分关注学生阅读态度的主动性、阅读需求的多样性、阅读心理的独特性[5]

一、引领学生走进作者的世界,体会编者的意图,探寻作品的原味

海因里希·伯尔(1917—1985),德国小说家。父母都是具有反法西斯倾向的天主教徒。1939年入科隆大学学习。二战爆发,被征入伍,历时6年,1945年4月被俘入战俘营,12月获释。1947年发表小说,1950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流浪人,你若到斯巴……》引起轰动,他因此被称之为“德国的良心”。

曾经有过一场战争,而且一打就是6年,我们从战争战争中返回家园,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我们写废墟。然而奇怪的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人使用这些名称时,总是以一种责备的、近乎中伤的语调。人们似乎并不要我们为战争负责,对一切夷为平地负责。人们怪罪我们的显然是我们看了,一直在看;我们没有把眼睛蒙上,我们还在看,一双好眼睛倒是作家所必备的工具啊!

“我们认为,将同时代人诱骗于田园诗中是一种残酷,一旦从梦中醒来,将是可怕之极,难道我们真的要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吗?……”(《关于废墟文学自白》,伯尔1952年)

1972年瑞典皇家“为了表扬他的作品,这些作品兼具有对时代广阔的透视和塑造人物的细腻技巧,并有助于德国文学的振兴”,将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伯尔。

编者将《流浪人,你若到斯巴……》选进“和平的祈祷”专题,意在“从人与社会的角度出发,借助形象的学习材料,让学生正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反思战争的危害,认识到和平与发展是人类社会最迫切的任务,进而珍视和平环境” [6]

二、引导学生了解人物当下处境、体验人物面临境遇、感知人生况味

如何引导学生走进文本、走近人物,笔者在多次研读文本后,设计了一道预习题:

平躺在床上,双臂贴在身体两侧,弯曲右腿,(双臂和右腿不发力)尝试坐起;连续做三次以上。

目的是让学生感受和体验文中的“我”(小伤兵,三个月前为七年级学生),失去双臂和右腿后,所面临的生活困境,以及将如何面对漫漫的人生。

预习设计的灵感来自于两处:

著名作家毕飞宇的《推拿》首发暨读者见面会仪式:作家毕飞宇坐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希望得到签名的每一位读者,由工作人员导引,走进黑暗的屋子,来到作家毕飞宇的面前,作家在黑暗中完成签名。

唐江澎老师在教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海伦·凯勒)(必修二·珍爱生命·生命之歌)时,安排了一个新颖的导入环节:让每一位同学闭上眼睛,从书包里拿出语文笔记本和笔,翻开笔记本,记录老师的一段话。

作家毕飞宇是要通过这一特殊方式,让读者感受和体验《推拿》中的这些盲人按摩师的生活;唐江澎老师是要通过这一特殊环节,让同学们感受和体验海伦·凯勒日常生活艰难。

三、引发学生质疑思考、研读揣摩、探究文本深层内涵

叶圣陶先生说:“语文老师不是只给学生讲书的。语文老师是引导学生看书读书的。一篇文章,学生也能粗略地看懂,可是深奥些的地方,隐藏在字面背后的意义,他们就未必能够领会。老师必须在这些场合给学生指点一下,只要三言两语,不要噜里噜嗦,能使他们开窍就行。老师经常这样做,学生看书读书的能力自然会提高。”[7]

特级教师钱梦龙说过:我在备课的时候,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怎样讲文章,……有时候自己在阅读中遇到难点,估计学生也会在这些地方发生困难,就设计几个问题,让学生多想想。

笔者多次研读后认识到,很多同学之所以不太容易读懂这篇小说,是因为海因里希·伯尔采用的是“受限制视点”的叙事方式,于是我设计了以下环节:(课堂切片)

 

我们都知道,小说是通过设置情境(环境)、设计情节、刻画人物,来表现主题的。

一、互助答疑,读懂小说:

同学们都说《流浪人,你若到斯巴……》这篇小说不好读,看来我们这节课的首要任务就是读懂小说。

(投影)1.海因利希·伯尔是通过什么视角来展现故事的?如果同学们抓住了这一点,就能破解阅读的难题,就找到了阅读这篇小说的关键。这也是我设计“预习6”的意图。

(投影)预习6:请以文中主人公的身份,做一个“自我介绍”;或请你向没有读过这篇小说的读者介绍一下小说的主人公。(重点介绍人物的当下状态)

学生先独立思考,再小组讨论完善,小组代表发言。

(投影)“我”—— 三个月前是德国一所文科中学八年级的学生,“由学校上战场”,失去双臂和右腿,被运往临时医院,因为发高烧,头疼,胳膊疼,腿疼及注射了药物,躺在担架上,一直处在半昏迷状态,被抬往楼上“简易外科手术室”,沿路看到了很多熟悉的景象,最终辨认出手术室就是自己曾经的美术教室,并发现了自己的伤情。

阅读的过程,犹如登山览胜的过程,石峰片片夹起,路宛转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水通之,悬者植梯接之。”《徐霞客·游黄山后记》教师所要做的,就是和同学们一起凿之”“级之”“架水通之”“植梯接之”,方可“四顾奇峰错列,众壑纵横,真黄山绝胜处!非再至,焉知其奇若此?”《徐霞客·游黄山后记》正如苏联教育家赞可夫说:“要以知识本身吸引学生学习,使学生感到认识新事物的乐趣,体验克服学习中困难的喜悦。”

·谭元春《诗归序》中说:“自出眼光之人,专其力,壹其思,以达于古人,觉古人亦有炯炯双眸从纸上还瞩人。”作为读者,师生须“专其力,壹其思”,提出自己对文本的见解;文本无言,“亦有炯炯双眸”凝视着师生。

阅读中,学生很可能受自身认知结构和阅读经验的限制,不易发现作者意图或文本原初提出的问题,不少教师解决这一难点的习惯动作是依据教学参考资料越俎代庖,结果封杀了学生的思维。我们认为教师唯一可做的是千方百计地去扩大学生的阅读视界,包括介绍作者及其创作背景,提供与文本相关的知识材料;指点迷津,至关重要的是要指出学生阅读中的视界盲点;也可以把自己研读的直接经验与学生分享。伽达默尔说,阅读“理解一个文本就是使自己在某种对话中理解自己”。[8]文本是一面镜子,让学生在与文本的对话中认识自己的差异与不足,并在与文本的对话中吸取养分,在发现文本原初问题或作者意图的过程中滋养自己,积累经验,从而提升自己独立的阅读能力。

参考文献

[1]叶圣陶.语文随笔.北京:中华书局,2008.11

[2]、[4]、[5]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4

[3]于漪.语文教学谈艺录.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5

[6]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二·教学参考书.江苏:江苏教育出版社

[7]转引自《人民教育》1981.1

[8]伽达默尔.哲学解释学.夏镇平,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4

宋明镜 文选
引领学生走进文本的探索与思考

《语文教学通讯》2012年6月A/《高中语文教与学》2012年第11期 - 刊名:《语文教学通讯》2012年6月A/《高中语文教与学》2012年第11期
刊号:
作者:宋明镜 【宋明镜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64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