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究竟该作何解 / 唐军文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究竟该作何解

甘肃       唐军文

    不少人总认为“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这两句诗分别描述了雄兔和雌兔的不同的动作和神态,九年义务教育《语文》第二册和配套的《教师教学用书》也沿用这一说法——“据传说,兔子静卧时,雄兔两只前脚时时爬搔,雌兔两只眼睛时常眯着,所以容易辨认。”而实际上,雄兔和雌兔的脚步并没有什么不同,“脚扑朔”“眼迷离”是雄雌兔共有的动作和神态特征,这里是运用了互文的修辞手法。

    “互文”是“两物各举一边而省文”,是“参互成文,合而见义”。在形式上是分开叙述,而内容上则要合起来理解。“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即“雄兔雌兔脚扑朔、眼迷离”。因为:

    一、全诗以五字句为主(共62句,其中五字句是53句),多处运用“互文”格,这符合诗文要言简意赅、字去意留,整饬和谐、琅琅上口的特点。如“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等都只能按“互文”的特点合起来理解。即“将军、壮士百战死、十年归”“开、坐东阁门、西阁床”“当窗、对镜理云鬓、贴花黄”,而不会是“百战死”的只是“将军”,“十年归”的只有“壮士”;“开”的只是“东阁门”,“坐”的只是“西阁床”;“理云鬓”的只“当窗”而不“对镜”,“贴花黄”的只“对镜”而不“当窗”。同理,“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也应合起来理解,而不应拆开来理解。

    二、就诗句上下文来说,“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四句是“趋”(即诗中的“和”,乐府中称为“趋”)与上文“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二句是“倡”内容完全相同。也就是说这四句是说雄兔和雌兔的动作、神态一样,亦即它们平时的生活习性没有什么大的差别,一旦“傍地走”,就都表现出迅捷勇猛的特点,怎能辨清哪一只是雄兔哪一只是雌兔呢?用它来借喻木兰从军后与“伙伴”的生活习惯、生活规律一样,在作战中都勇敢善战,以至于“同行十二年”,也没有人觉察到不同之处,还“不知木兰是女郎”。如果拆开来照字面义片面理解,着意在雄雌兔的差别上,则不能与“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内容相吻合,也就不符合乐府民歌“倡予和女”的特点。

    另外,《中学语文教师手册》(上册,第1003页,上海教育出版社)和《语文教学之友〈木兰诗〉辞格例说》(1993年第7期)均把“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视为“互文”格,也可为一证。

《语文教学通讯》1996年第4

唐军文 文选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究竟该作何解

语文教学通讯 - 14-1017/G4 刊名:语文教学通讯
刊号:14-1017/G4
作者:唐军文 【唐军文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8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14-1017/G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