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论文

“独上高楼”,品味经典 / 杨盛峰

“独上高楼”会经典

杨盛峰

 

前些年,一家出版社发布了一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悉数进入前十名,而《百年孤独》《尤利西斯》《瓦尔登湖》等欧美经典也赫然在列。那份榜单曾经被许多人引以为证,为自己读不下去某部经典找借口。殊不知,读不下去的不是经典,而是读经典的人。习近平总书记说:“读书是一个长期的需要付出辛劳的过程,不能心浮气躁、浅尝辄止”,“要有‘望尽天涯路’那样志存高远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静下心来通读苦读”。

一些人(尤其是一些青少年)由于长期在碎片化、快餐化、浅易化、感官化的大众悦读中浸淫,理解力下降,想象力贫乏,逐渐失去了阅读经典的能力。马尔库塞说:“快乐主义是理性哲学的对立面。”而经典恰恰是在感性中融入了深刻理性的杰作,阅读经典常常需要深深的思考,习惯了轻松阅读的人当然受不了这种沉重。

但经典就是经典,它不会降格以求。经典的分量已为历史称度,经典的高度已为智者丈量,经典的成色已为众人锻验,经典的真容只为虔诚者绽放。即使高处不胜寒,但高处就是高处;即使曲高和寡,但高曲自成大吕。经典的价值就在于它可以穿越时间的长河,和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对话,引起一代又一代的读者思考,它绝对沉得住气,有耐心去等待历史风烟中的知音。

经典受得了热捧,也禁得起冷遇。引来围观的不一定是经典,而即便有一圈人引颈而观,被宰杀的羊也不是经典。经典非凡的魅力和超常的智慧背后是那些历史中最伟大的心灵,他们早已遭遇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的磨炼,他们已然经历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旷世孤独,哪还会在乎身后的冷遇与热捧?

太阳不因有人畏惧它的明亮而变暗,星星不因有人忽略它的光辉而熄灭,大海不因有人诅咒它的渊深而干涸。经典自有高度,它不会迎合人,也从不拒绝人。这就如同道,人或离道,但“道不远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套用孔子的一句话:“经典远乎哉?我欲读经典,经典至矣!”

我们必须意识到,阅读经典是在向人类精神的高峰攀登,巨人的肩膀可不是溜溜弯儿闹着玩儿就能上去的。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同样的道理,缺少意志力的人是无法领略到经典的魅力的,阅历尚浅、积淀不富的年轻人尤其需要一份“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阅读耐心。

现在已经有人在开始反思“心灵鸡汤”式的阅读:每天网游数小时,一年下来浪费数百个小时,然而除了当时的那点新奇,又留下了些什么?如果说“心灵鸡汤”是细沙的话,经典才是我们心灵空间里的大石头。应该优先把那些大石头搁在里面,才可以拥有构建精神大厦的基石。

《纽约时报》的记者问登山家马洛里:“你们为什么要去登珠穆朗玛?”马洛里回答:因为山在那里我们同样可以这样回答“为什么要去读经典”:因为经典就在那里!经典是阳春白雪,是精神贵族,是人类文化史上屹立的一座座高峰,不管你读与不读,它就在那里。

经典厚重如山,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移山大法,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山不过来,我们就走过去。听,经典在《诗经》里轻轻地呼唤:“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作者简介:杨盛峰,男,1972年生,陕西省镇巴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第五届“汉中名师”,陕西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在《杂文报》《新华每日电讯》《中学语文》《咬文嚼字》《语文天地》《散文选刊·下半月》《中国教育报》《中国教师报》等报刊发表。

联系地址:陕西省汉中市镇巴中学(723600

    箱:zbzxysf@126.com

    13379463908

 

杨盛峰 文选
“独上高楼”,品味经典

《陕西日报》 - 刊名:《陕西日报》
刊号:
作者:杨盛峰 【杨盛峰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