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现代语文

品读朱自清之《荷塘月色》 / 许性红

  摘 要:品读《荷塘月色》要从朱自清的气节、情怀及当时的黑暗现实入手。有些地方采用直白的方式表现了对现实的极端不满;有些地方采用了象征的手法,曲折隐晦地表达了作者自己苦闷的心情和内心存在的一丝希望。
  关键词:朱自清 《荷塘月色》 爱国忧民
  
  朱自清先生不仅文章传美千古,而且气节垂芳万年,他堪称一代“师范”。毛泽东赞赏朱自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所以我们在品读其文章的时候,不可忘却他的气节和爱国忧民的情怀。1928年出版的散文集《背影》,着力揭示了社会的黑暗,军阀的暴行和帝国主义的罪恶,对被压迫者被损害者充满了热爱和同情,表现出反帝反封建的民主思想、爱国主义热情和正直诚实的性格。
  《荷塘月色》写作于1927年7月,这正是第一次国内大革命失败之时。本来国民党和共产党在1923年开始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以广东为革命大本营,开办黄埔军校,培养军事人才,展开革命宣传,以建立统一的民主中国为目的,在1925年开始的东征和北阀势如破竹,令各地军阀闻风丧胆落荒而逃,但是以蒋介石和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于1927年4月12日却悍然发动破坏国共合作,背叛革命的4.12反革命政变,大肆捕杀共产党、国民党左派、工农运动分子。中国到处血雨腥风、白色恐怖蔓延、人心凄惶,原本充满希望和曙光的革命前景被彻底毁灭了。作为一个正直的爱国知识分子,面对这种现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泛愁云而保持心情宁静,所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就成为这篇文章的基调,这篇文章也正是因为“心里颇不宁静”而连缀成文。朱自清先生不是怒目金刚,没有“醉卧沙场君莫关,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他是一个温文儒雅的文人,是一个研究学问的学者,家中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一家人还要靠他微薄的收入生活。面对当时的动荡局势,就是身为共产党总书记的陈独秀面对大屠杀也只能妥协退让,又能有多大作为?所以朱自清先生也只有“我寄愁心于明月”,通过述文表现自己的不满,忧愁甚至出世的心绪罢了。
  “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一段内心独白其实是对黑暗现实社会的愤怒控诉。在现实的社会中,朱自清“想什么”“不想什么”都不能由自己支配,这不是让人心死让人窒息的束缚吗?不是比大牢中的囚徒还要悲惨吗?囚徒虽被监禁,人身不得自由,但起码可以思想。也就是说作者在现实社会中不是在生活,而是在痛苦地煎熬!在现实社会中,“事”被要求“一定”要“做”,“话”被要求“一定”要“说”。“做”什么,“说”什么,都是现实规定好的,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我们仿佛看到一把刀架在朱自清先生的脖颈上,他简直是一个不戴枷锁的囚徒!语言虽然平和,但可以感到朱先生愤怒到极点而又无可奈何,所以突发奇想“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的“好像”、“也像”表明已经超出了现实,作者不知不觉驰聘于想象的空间。“天地”、“另一个世界”就如《硕鼠》中奴隶们所呼唤的“乐土”,“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谁之永号”;是想象中的一片乐土、一片自由的天空,仿佛陶渊明诗歌中的“桃花源”;这也让人们想到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寄于世外的情怀。
  人们对于荷和莲的喜爱古已有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莲的这种特征成为正直士人的象征。佛教中的“如来”、“观音”诸神乘坐的乃莲花宝座,就是因莲代表了一种纯净的特质。所以“莲”就具有了正直和出世的双重意义。朱自清先生把月下的荷塘描绘得美不胜收,如痴如醉,大约感到莲就是自己的知音吧!一方面朱自清受过正规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懂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正直爱国,是位士人;一方面又受到严酷现实的禁锢和压制,在现实中无所作为,他不得已只好取法古代文人惯有的出世情怀,就如苏轼写《赤壁赋》。
  在本文中除了多次描绘荷叶、荷花、月光之外,还多次描绘了杨柳,“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杨柳最多”,“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笔者多少年来教读本文,总是对关于杨柳的内容忽略,但又感觉有些不妥。而现在教材正好把丰子恺的《杨柳》编在本文后面。丰子恺的“杨柳”具有象征意义。“这种植物是最贱的。剪一枝根条插在地上,它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它不需要高贵肥料的雍培,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而美丽。”它象征了出身贫寒、地位低贱的劳动人民,象征了“俩眼一睁,干到熄灯”,像蜜蜂一样勤劳的无处不在的人民,只有劳动人民才能创造价值。这让笔者不能不重新审视《荷塘月色》中关于杨柳的内容,和丰子恺同龄,关系很好的朱自清莫非也有同感?“杨柳最多”,在社会中“最多”的不是人民又是谁呢?所以可以确定“杨柳”就是象征人民。那么杨柳又是什么样呢?“倩影”表明杨柳是美的,也即是人民是美的,人民是伟大的。它和前面“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愣愣的如鬼一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处丛生的灌木”象征身居高位的恶人,尽管恶人当道却不掩人民的美好与伟大。“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杨柳是美的,美到什么程度呢?“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的出”。这里“丰姿”和“烟雾”形成对比,“丰姿”象征人民的力量,“烟雾”象征黑暗的现实社会,但是即使现实再黑暗,也仍然改变不了人民拨开云雾,创造历史的命运。当年的朱自清先生不会不知道“人民创造历史的道理”。人民是美的,人民是伟大的。就是在那么黑暗的现实中重云迷雾中,人民的力量依然能感到。可以说本文描写“杨柳”,使文章增加了力度,增添了亮色。
  文章最后《西洲曲》的回忆,再次表明对现实的不满,对自由浪漫的向往,历史“莲花”过人头——风流,而今反动派的屠力“砍人头”——恐怖。
  总之,本文虽然有的地方好像比较直白,但基本还是采用了曲折隐晦的象征手法,表现作者对现实的不满,内心的苦闷和对未来的一丝希望,表现了作者忧国忧民的不变情怀。
  
  (许性红 河南省商丘职业技术学院 476000)

许性红 文选
品读朱自清之《荷塘月色》

现代语文(文学研究) - 2010年第4期 刊名:现代语文(文学研究)
刊号:2010年第4期
作者:许性红 【许性红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14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0年第4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