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 中学语文·教师版 2013年第11期

基于文本价值取向的教学问题与反思 / 金亦挺

  《普通高中语文新课程标准(实验)》实施教学建议中明确指出:高中语文教学应体现高中课程的共同价值,重视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正确导向,充分发挥本课程的优势,促进学生整体素质的提高。
  文本的价值取向是教材的内核,是学生语文素养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形成正确价值观的重要教学内容。如何有效地利用语文教学的人文性,更多地触及学生心灵,引导学生获取文本的正确价值取向,思考问题,面对人生,是语文教学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而目前课堂教学中则存在一些不利于正确培养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现象,应引起我们语文教师的重视。
  一、文本价值取向的矛盾化倾向
  文本解读,需要教师把教材转化为教学内容,把握文本的核心价值,设定恰当的教学目标,预设具体教学环节,把教学目标置于教学过程中加以落实,使学生在掌握知识技能的同时,兼顾过程与方法的获取,更不可忽视的任务是借文本教学要达到培养学生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育人目标。
  教学片段一:《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教师通过对诗句中意象的把握和感悟,让学生在诵读中领悟了舒婷这一代知识分子面对十年浩劫所表现出来强烈的爱国之心后,设计了这样一个环节,首先引进一个故事:舒婷2002年在上海与作家陈村的一段对话,陈村谈起她的这首代表作,他说你现在还有什么感想?你猜她会怎么说?舒婷说:这不能读,受不了,受不了。
  接着老师就引领学生们一起探究原因:舒婷说“受不了”,为什么呢?
  生:其中一个原因是抹杀了历史的灿烂,过分渲染了现在,延长了苦难史。
  师:诗中还有哪些“受不了”?
  生一:我是你的……沸腾的我
  生二: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去取得你的富饶……
  师:不应牺牲个人的幸福,不损害个体,毕淑敏说过,人最大的不幸,是个体的牺牲和沦陷。……
  【反思】:《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一诗旨在表达诗人对祖国的一种深情。此诗作于1979年,“文革”浩劫之苦造就了舒婷这一代人富有时代特征的迷惘、困惑、怀疑、失落的情绪,也使她们通过心灵的折光抒发严峻的思考、深刻的反省和顽强的追求。舒婷把个人的悲喜同民族和国家的命运结合起来,把对现实的感知同理想的追求结合起来,表现出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忧患意识和历史使命感和希冀光明而不得的痛苦。
  文本解读的核心是准确理解并把握文本所要表达的价值取向。特定时期的作品,我们探求的教学价值取向应立足于作者当时的创作背景和生活环境,我们要传达课文的价值取向离不开对作者创作本意价值取向的探求。但是,教师在定位课文的价值取向时,必须明确通过本文的教学,要向学生传达什么信息或培养学生什么情感,教材编者把它选入教材时想用它来实现怎样的“语文教学目标”。那么这节课中教师是把它作为一首爱国诗来体现呢,还是把它作为一首不成功的诗作来做反思呢?教学此诗的目的是体会作者真挚的爱国情感,还是培养学生求异思维,批判思维的能力?特定历史背景下的作品是否可以用当下的思维及眼光来解读?由于选取不当的背景材料,与教学文本的价值取向目标产生了矛盾,从教学效果上看,教师矛盾化的教学价值取向使学生对整首诗歌所要表达的思想产生了矛盾,教学价值的情感目标无法达成,进而失去了教学要达到的育人目标。
  二、文本价值取向的模糊化倾向
  教学的有效性是教学的生命。学生学到什么、悟到什么是任何教学都必须要考虑和追问的。学生当是课堂学习的主人,教师要设置动态的交流平台,建立起通畅的沟通渠道,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当学生对事物存在不同的看法,存在不同的价值观取向时,他们有表达出来的愿望,并寻找得到正确评价的欲望。教师面对动态的课堂,要始终基于对文本核心价值的守护,对学生表达的情感态度价值观要持有一种有效的积极引导。否则就可能导致价值取向的迷茫,无所适从。
  教学片段二:《渔父》
  师:有人将这篇课文取名为“水边的辩论”,讨论什么问题?
  生:人生怎么活的问题。
  通过对文本语言的理解,让学生具体找出屈原、渔父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接着,教师设计了一个开放性的话题:“你觉得对待这两种人生态度,你更欣赏哪一种?”
  生一:渔父,比较聪明,活得滋润。
  生二:不喜欢屈原,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可惜。
  生三:放下了妻子、儿女,太自私了,有点逃避责任的味道。
  教室里鸦雀无声,很显然,同学们都倾向于渔父,没有人认同屈原的做法。教师看到这样一个局面,始料未及,只好抛出一个问题,“有没有同学欣赏屈原的?”后来陆续有几个学生发表了看法:
  生一: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喜欢屈原。
  生二:喜欢屈原,每人像渔父一样,对社会没有益处,坚持理想,也是自己的一种观念。
  生三:喜欢屈原,比较坚定,坚持自己的观念。
  课堂的讨论就此结束。
  【反思】:语文教学倡导多元解读,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这是可喜的现象。同学们交流内心真实的想法,个性化的阅读感受和体验都是可以接受的。面对学生不同的价值取向,教师作为平等中的首席,是否也该发挥作为首席的作用参与到课堂的讨论而表明自己的态度呢?本片段中教师对学生的选择没有进行点评,也没有发表教师自己的意见。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教师没有清楚定位文本的价值取向教学目标。尽管有些学生不大赞同屈原的做法,但屈原洁身自好、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的理想抱负即使在今天还有没有借鉴和学习的意义?文本教学的底线,至少也不能让学生轻视、批评屈原的人生态度。屈原,是我们应该仰视的,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但他的精神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因此,教师应站在思想引领的高度,珍视学生自由感悟的同时,实现价值取向与独特体验的有机统一。肯定学生们的真实想法,并以此为契机,引导学生理解屈原死的意义所在,提升以死抗争的精神内涵,重点挖掘屈原人物形象的意义,提升学生的肤浅认识,让更多的同学感悟到屈原高尚的人格,这种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勇于抗争的精神。学生的情感体验和生命成长得以在教师的正确引领下体现,学生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才得以培养。教师面对学生需要引领价值观的问题时,不应做放任自流的旁观者或毫无价值倾向的中立者,而应是促进学生树立正确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参与者、引领者和促进者。   《普通高中语文新课程标准(实验)》实施教学建议中明确指出:高中语文教学应体现高中课程的共同价值,重视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正确导向,充分发挥本课程的优势,促进学生整体素质的提高。
  文本的价值取向是教材的内核,是学生语文素养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形成正确价值观的重要教学内容。如何有效地利用语文教学的人文性,更多地触及学生心灵,引导学生获取文本的正确价值取向,思考问题,面对人生,是语文教学中至关重要的一环。而目前课堂教学中则存在一些不利于正确培养学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现象,应引起我们语文教师的重视。
  一、文本价值取向的矛盾化倾向
  文本解读,需要教师把教材转化为教学内容,把握文本的核心价值,设定恰当的教学目标,预设具体教学环节,把教学目标置于教学过程中加以落实,使学生在掌握知识技能的同时,兼顾过程与方法的获取,更不可忽视的任务是借文本教学要达到培养学生正确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育人目标。
  教学片段一:《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教师通过对诗句中意象的把握和感悟,让学生在诵读中领悟了舒婷这一代知识分子面对十年浩劫所表现出来强烈的爱国之心后,设计了这样一个环节,首先引进一个故事:舒婷2002年在上海与作家陈村的一段对话,陈村谈起她的这首代表作,他说你现在还有什么感想?你猜她会怎么说?舒婷说:这不能读,受不了,受不了。
  接着老师就引领学生们一起探究原因:舒婷说“受不了”,为什么呢?
  生:其中一个原因是抹杀了历史的灿烂,过分渲染了现在,延长了苦难史。
  师:诗中还有哪些“受不了”?
  生一:我是你的……沸腾的我
  生二: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去取得你的富饶……
  师:不应牺牲个人的幸福,不损害个体,毕淑敏说过,人最大的不幸,是个体的牺牲和沦陷。……
  【反思】:《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一诗旨在表达诗人对祖国的一种深情。此诗作于1979年,“文革”浩劫之苦造就了舒婷这一代人富有时代特征的迷惘、困惑、怀疑、失落的情绪,也使她们通过心灵的折光抒发严峻的思考、深刻的反省和顽强的追求。舒婷把个人的悲喜同民族和国家的命运结合起来,把对现实的感知同理想的追求结合起来,表现出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忧患意识和历史使命感和希冀光明而不得的痛苦。
  文本解读的核心是准确理解并把握文本所要表达的价值取向。特定时期的作品,我们探求的教学价值取向应立足于作者当时的创作背景和生活环境,我们要传达课文的价值取向离不开对作者创作本意价值取向的探求。但是,教师在定位课文的价值取向时,必须明确通过本文的教学,要向学生传达什么信息或培养学生什么情感,教材编者把它选入教材时想用它来实现怎样的“语文教学目标”。那么这节课中教师是把它作为一首爱国诗来体现呢,还是把它作为一首不成功的诗作来做反思呢?教学此诗的目的是体会作者真挚的爱国情感,还是培养学生求异思维,批判思维的能力?特定历史背景下的作品是否可以用当下的思维及眼光来解读?由于选取不当的背景材料,与教学文本的价值取向目标产生了矛盾,从教学效果上看,教师矛盾化的教学价值取向使学生对整首诗歌所要表达的思想产生了矛盾,教学价值的情感目标无法达成,进而失去了教学要达到的育人目标。
  二、文本价值取向的模糊化倾向
  教学的有效性是教学的生命。学生学到什么、悟到什么是任何教学都必须要考虑和追问的。学生当是课堂学习的主人,教师要设置动态的交流平台,建立起通畅的沟通渠道,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当学生对事物存在不同的看法,存在不同的价值观取向时,他们有表达出来的愿望,并寻找得到正确评价的欲望。教师面对动态的课堂,要始终基于对文本核心价值的守护,对学生表达的情感态度价值观要持有一种有效的积极引导。否则就可能导致价值取向的迷茫,无所适从。
  教学片段二:《渔父》
  师:有人将这篇课文取名为“水边的辩论”,讨论什么问题?
  生:人生怎么活的问题。
  通过对文本语言的理解,让学生具体找出屈原、渔父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接着,教师设计了一个开放性的话题:“你觉得对待这两种人生态度,你更欣赏哪一种?”
  生一:渔父,比较聪明,活得滋润。
  生二:不喜欢屈原,生命只有一次,死了可惜。
  生三:放下了妻子、儿女,太自私了,有点逃避责任的味道。
  教室里鸦雀无声,很显然,同学们都倾向于渔父,没有人认同屈原的做法。教师看到这样一个局面,始料未及,只好抛出一个问题,“有没有同学欣赏屈原的?”后来陆续有几个学生发表了看法:
  生一: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喜欢屈原。
  生二:喜欢屈原,每人像渔父一样,对社会没有益处,坚持理想,也是自己的一种观念。
  生三:喜欢屈原,比较坚定,坚持自己的观念。
  课堂的讨论就此结束。
  【反思】:语文教学倡导多元解读,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这是可喜的现象。同学们交流内心真实的想法,个性化的阅读感受和体验都是可以接受的。面对学生不同的价值取向,教师作为平等中的首席,是否也该发挥作为首席的作用参与到课堂的讨论而表明自己的态度呢?本片段中教师对学生的选择没有进行点评,也没有发表教师自己的意见。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教师没有清楚定位文本的价值取向教学目标。尽管有些学生不大赞同屈原的做法,但屈原洁身自好、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的理想抱负即使在今天还有没有借鉴和学习的意义?文本教学的底线,至少也不能让学生轻视、批评屈原的人生态度。屈原,是我们应该仰视的,虽无法达到他的高度,但他的精神应该值得我们学习。因此,教师应站在思想引领的高度,珍视学生自由感悟的同时,实现价值取向与独特体验的有机统一。肯定学生们的真实想法,并以此为契机,引导学生理解屈原死的意义所在,提升以死抗争的精神内涵,重点挖掘屈原人物形象的意义,提升学生的肤浅认识,让更多的同学感悟到屈原高尚的人格,这种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勇于抗争的精神。学生的情感体验和生命成长得以在教师的正确引领下体现,学生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才得以培养。教师面对学生需要引领价值观的问题时,不应做放任自流的旁观者或毫无价值倾向的中立者,而应是促进学生树立正确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参与者、引领者和促进者。

金亦挺 文选
基于文本价值取向的教学问题与反思

中学语文·教师版 - 2013年第11期 刊名:中学语文·教师版
刊号:2013年第11期
作者:金亦挺 【金亦挺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1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3年第11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