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2013年第11期

民族文化立场:文本解读的有效落实 / 韩娟

  当前,语文教学以人为本,旨在追求生命精神之本,关注人的价值、人的素质和人的意义的存在,实现个性发展。立足文化的文本解读就是对文本(教材和课外阅读材料)的感知、理解和评价,进而在民族文化的推动下产生感受、体验和理解并形成对文本材料的价值取向的一个过程。
  另外,语文又是最具有民族性的学科,是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边界处开始的一种超越性的学科。因此,文本解读的厚度就需要教师在适应学生自身发展阶段的前提下,增加文化底蕴的媒介。新课标要求“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对文本能作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努力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进行阐发、评价和质疑”。这些都需要以文化的立场来落实。基于此,我校提出“让苗族文化回归课堂”的课程改革要求,而文化立场就是落实文本解读效果的践履。
  一、深蕴在苗乡侗寨的审美体验
  随着新课程改革的深入,一系列新课改理念应运而生,如以学生为本、情感价值观教育、探究性教学等等。基于这些理念,在“让苗族文化回归课堂”的教学实践中,我经常利用苗乡侗寨的美丽风景,使学生在诗性的直观感知中获得审美体验。
  于是,我和学生在苗乡的斜阳里,侗寨的田坎边,闻着花香听着鸟语,看着男人们吹叶子小调,那旋律里依稀有女子的笑声。再去品味《荷塘月色》的素淡雅朴的月下荷塘之美,使其与苗乡鸟语里的天然去雕饰之雅形成一种对照,进而了解写景散文的技艺之高超,艺术感受之微妙,最终提供情绪上的感染。接着,触类旁通地理解《我与地坛》中由六个譬如引起的写景。在生命里,无论想要更丰满厚实的质感,还是更纯净简单的空间,只想倾听内心的声音,苗乡侗寨都能让它完成从此岸到彼岸的旅程。于是,美景让学生学会从总体上去感受史铁生的心绪——从凄凉中看到美好,在苦难人生中崛起,成为一个生活的强者。就这样,学生在回归苗乡美景的过程中,感知到了经典美文作者在布局、用词、特别是情景交融,赋予诗意方面所具有的特色。
  另外,文本解读的厚度需建立在文化意识的基石之上。不同的文本有不同的解读方法和角度,如散文类型的文本一般侧重于景物的描写、情感的抒发;小说与戏剧类型的文本一般倾向于人物形象的塑造、故事情节的曲折。这就要求教师不能以“教教材”来替代“用文化教”的“主体间性”意识。胡塞尔现象学所提倡的“主体间性”理论,认为人与文本是一种互为主体、互相解释、互相沟通的关系。所以,面对不同类型的文本,教师应该细读文本,深入思考,作出判断,在文本阅读的拓展环节,抓紧文化味。特别是经典作品,要通过字词句的细腻品读,将本地区、本民族的文化与其“合并同类项”来深挖其文化味。
  比如,2010年江苏卷文学类文本阅读是一篇阿城的小说,题为《溜索》。通过这篇小说分别考查了分析描写类表达技巧、情节安排和文章主题的关系、鉴赏人物形象以及探究作品深刻意蕴的能力。同时,针对新出现的探究类型的题型,学生曾束手无策,不知如何下手。然而,对于这样一篇优秀作品,虽然试题考查面广,我认识到无论是探究深刻意蕴还是分析作者的情感取向,都要从不同角度出发,不能只局限于一点。于是,我让学生讲述自己看到的苗族人的赛马活动。四月八是苗族传统节日集会,那天,赛马道上马蹄得得,欢声雷动。同时,学生体会到苗族人民所具有强悍的性格、坚强的毅力和勇气,不畏强暴以及自立自强的精神,在苗族赛马文化中表现得可谓淋漓尽致。最终,在学生对骑手的讲述以及深刻感悟的基础上,我再引导他们回答《溜索》的各个问题时,他们触类旁通了。无独有偶,2013全国课标卷文学类文本阅读也是一篇阿城的小说,题为《峡谷》。对于试题中对“骑手”形象的分析鉴赏以及探究拓展,学生均感觉有的放矢,颇为得意。
  民族文化与语文课程是相通的,它对施教者与受教者的要求就是——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同时,教学是感性的,尤其是语文教学,忽略了感性的教学,教育是无望的,因为,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
  二、文化在文本解读的厚重中展现
  文本解读,不是单纯的知识灌输,而是师生在一词一句、一情一景中的体会、感悟与浸润。对学生而言,教师不是知识的唯一来源,教材也不是课程资源的唯一来源。民族文化立场,恰恰是打开“让苗族文化回归课堂”大门的一把钥匙,让我们看到文学殿堂的“别样风景”。
  苗族巫文化是苗族在推进社会发展中,创造的一种适应自然,改造自然的原始文化,更是一种充满神秘的人类文明,它不仅渗透、影响了阴阳说、老庄思想、屈原诗歌,甚至还包含了禅、中医、宗教,极大地推动了华夏民族的成长。比如,蚩尤文化则彰显了苗族的勃勃生机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反映了一种宽泛而深广的文化负载效应,它融合积淀了浓郁的民族文化精神和审美价值。还有,芦笙文化是苗族生产生活、文化历史的一道折光,它透出远古那生生不息、质朴而强劲的生命华光,表达了苗族人民对幸福生活的理想追求和对生命的赞美之情。
  通过树立民族文化立场,师生能够在“让苗族文化回归课堂”上发现心灵“鸡汤”。在《离骚》里屈原沐浴更衣,佩戴香草:“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远古人们认为大自然的花草芬芳不仅为人所喜欢,也能通神。他们在生活困难时,向神灵祈福,以求神灵护佑。而用“香草”通神习俗正是源于楚国的巫风。这一点,与苗族巫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至今苗族人民仍旧以戴花草为美。细品之,屈原心灵诗学的精髓就会在欲望的洪流和生命的尘嚣中散发出来,那仁人志士的大气磅礴与英雄失路的苦吟低唱也会扑面而来。我想,如果教师和学生既是厨师,又是美食家,一起烹制鲜活的生命感受,就能共同创造出舌尖上的语文。
  通过树立民族文化立场,师生能够在“诗性课堂”上发现“绝味”。文学艺术是以灵感思维为其全部活动的本质,是诗性的感知。相对语文的“主流课程”,民族文化能为学生提供一个精神的栖息地,兴之所至,信手拈来,这才是对学生文学个性、文化品格的培养营造了“诗性”的气息。比如,我在活动课上为了对学生进行热爱家乡的教育,亲情教育。以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王维的《杂诗》以及孟郊的《游子吟》,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为引子,让学生体会诗人表现的对家乡强烈的热爱和恋恋不舍之情,对亲人的关怀之情。同时,因为苗话是地域文化的载体和文明的土壤,它的背后,蕴含着文化多样性的精髓与千年传承的根。我就让学生用苗话讲述自己家乡的魅力和对家乡的眷恋。学生的兴趣被极大地调动起来,话语中有诉不完的乡韵乡情,有品不尽的乡村轶事……这样,舌尖上的苗家侗寨就在课堂里发出令人愉悦的“绝味”气息。
  因此,在苗族文化的磁场里,师生能够自由驰骋在“诗意”的林泉之间,轻舞飞扬在心灵的舞台,挣脱世俗羁绊,抵达对知识渴望的内心真实。我们在蚩尤文化的指引下追寻《囚绿记》里不屈的“崇高的情意”和心灵不屈的痕迹。我们在芦笙文化的折光里,洞察生命的底蕴,发现《热爱生命》和《信条》里诗性语言中的人性观照,享受《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里回归本原的哲理光辉。最终,“让苗族文化回归课堂”的立场也就会从远古透出生生不息、质朴而强劲的生命华光。
  由此可见,语文教学的最佳途径是以学得促进习得,重视营造浓郁的文化氛围。我们要通过树立民族文化的立场,以课堂为“苗圃”,以文本解读为“育林场”,以教师为“转移站”,以黔东南苗族文化思想“大山林”,形成“一体两翼”的教学结构,自觉地完善和发展本民族文化,以形成具有文化色彩的诗性课堂,最终完成语文教师的文化使命。

韩娟 文选
民族文化立场:文本解读的有效落实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 2013年第11期 刊名: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刊号:2013年第11期
作者:韩娟 【韩娟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1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3年第11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