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2014年第7期

早将金针度与人 / 胡永生

  语文教师是中学生诗歌鉴赏与诗歌创作的引路人。虽说最终学生能力的形成不是教师教出来的,但老师教什么,怎么教却对学生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对处于启蒙阶段的学生,更是如此。
  一、一枝一叶总关情:“意象”
  “意象”这个词很早就出现在诗论中。简而言之,意象就是主观情思与客观物象相融合的产物。“象”是指诗人的感知。“意”是“象”的触发,“象”是“意”的载体,二者水乳交融,互为依托。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里提出“窥意象而运斤”的美学命题,含有依循意象来运用技巧的意思。为表达特定的情感,诗人选取进入到视野的特定物象,再通过有组织的语言文字的传达,就形成了诗。
  鉴赏诗歌也好,创作诗歌也好,抓住了物象,就等于抓住了“藤”,只有顺藤,才能摸出诗歌所要传达出的情思这个“瓜”。没了物象,诗歌就成了白开水,就成了大白话,就成了空口号,就成了没了血肉的“干尸”,就没有了艺术性和文学性这个诗歌的灵魂。所以“物象”是诗歌鉴赏和创作的第一要务。马致远的《天沙净·秋思》以一组蕴含着情思的景物,构成了秋日黄昏的一幅图画: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画面透射出荒凉、萧瑟的气氛,表现了诗人客居异乡、日暮途穷、凄凉窘困的心境。这种选取特定的物象,通过形象的描绘,寄托传达出作者的情思,具有鲜明的可感性。陆游的《书愤》中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两句以“瓜州渡”和“大散关”两个典型场面为物象,概括了自己一生金戈铁马的抗金生涯。辉煌的过去恰与“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眼前形成鲜明对比。“良时恐作他年恨,大散关头又一秋。”想今日恢复中原之机不再,诗人心中泣血的痛楚与遗恨曲折地表达出来。“楼船”(雄伟的战舰)与“夜雪”,“铁马”与“秋风”,意象两两相合,便有两幅开阔、壮盛的战场画卷。意象选取叙写出诗人当年的威武雄壮。一个渴望抗金收复失地恢复中原富有壮志的高大爱国者的形象鲜明的矗立在读者的面前。
  有了诗人精心挑选的物象,又在诗中组合的物象里渗透了作者主观的情感,诗的意境也就营造出来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作诗的首要要求,“意与境二字而已”,“有境界自成高格”。自古及今凡有成就的诗人无不重视物象的运用。陶渊明的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有清幽闲适的意境,王维的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则有恬静优美的韵味。因此,意境是从诗作的整体效果上说的。“意”即情意,是诗人的主观思想感情,“境”即境界,是诗中“寓情”的意象的排列层次。意境就是诗人的主观思想感情与客观事物互相交融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
  总之,诗的情感抒发是建立在形成意象的基础上的,在“情”和“景”的交融层面上,“意象”与“意境”是统一的,但“意境”更强调主体和客体交融所形成的境界。开掘诗意,深化意境,是诗的永恒追求。教师就要引导学生从意象入手鉴赏诗,从意象的选取入手来构思诗。必须让学生树立意象意识,牢记没有物象入诗,最好就不要动笔写诗。
  二、便引诗情到碧霄:“移情”手法
  诗歌中的“移情”手法,是指主观情感移置于客观物象,使客观物象人格化,具有特定对象的人的情感,或者承载独特的主观意识。它以客观物象的审美特性同人的思想、情感相互契合为前提,借助联想和想象,是客观物象人格化与主体情感客体化的统一。自古以来,文人雅士们在诗歌创作中往往赋予自然景物以人的性格、生命及思想感情,使得草木含情,山水有意,借以表达个人的思想情趣和丰富的社会内涵。从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到杜甫的《蜀相》中的“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再到龚自珍的《己亥杂诗》中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国古代诗歌中随处可见这些脍炙人口、有着极其丰富内涵的“移情”诗句。再如李白的《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的这四句就是运用移情手法抒发了壮志难酬、宏图难展、无人可与共语的极度的寂寞孤独之情。开篇第一句“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开题明意,指出自己的“独”。也正是在这种极度苦闷下,渴望能有一知己对酌倾诉,才能够产生“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主义想法。有二人相伴,本应感到满足,但毕竟是幻化出来的意象,又岂能达到预期效果?于是李白便在“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展开了其矛盾的心里斗争。月、影本是无知无情之物,作者偏把它拟人化,视为知己,引为同调,与卑鄙龌龊的尘世相比,真可谓是无情胜有情了。诗的整篇,描写出了无与伦比的孤独,给人一种宇宙之大,人海茫茫,无人可与相伴的孤寂之感,也让读者身临其境,产生出愿做那轮明月,伴其左右,为之驱散排遣缠绕作者心头的孤单落寞。这种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孤单撼人心魄。好的诗作,往往是意象大于物象的,诗的情致意蕴恰恰在于字面的背后意思。在读懂了诗的字面意思之后,结合诗人写诗的背景反复体味,其寓意也就破解了。古典诗歌中的移情手法将主观情感挪移到客观物象上,使人的心灵与自然景物相契合,达到景情交融的艺术效果。这种效果让诗人自己无我唯一,场合独特,也让读者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极具直达读者心灵深处,动人心魄的感染力与穿透力。
  三、兰梅形赋心骨魂:托物言志
  托物言志是咏物诗最常用的手法。诗人往往借助对特定物象的描绘,来寄托自己的志趣爱好或人生追求。这些诗歌大多以“物”为吟咏对象,或借物抒怀,或托物寓意,或达到“物我合一”的艺术境界,有着很高的审美价值,在中国古典诗歌里占有重要地位,当然,在高考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同时也是现代诗文中继承传统诗歌手法最普遍的手法。中学课本中的古诗有王冕的《墨梅》、于谦的《石灰吟》、陆游的《卜算子·咏梅》等。让学生体味到托物言志的形神兼备的表现手法与深邃委婉的意蕴,有助于提高学生的鉴赏与写作能力。在帮助学生掌握这一方法时应该注意一下几点:
  1.扣住特征,体察物态。描摹本体物态是托物言志诗文的共同特征。“体物肖形”,是作者的追求,也是读者首先应该把握的。因此,赏析此类诗可以从体察物态开始,要从所咏之物的形态、色泽、特征,或所处的环境等诗中现行的内容出发。当然,体察物态不仅仅是看诗人扣住了主体物的哪些特征,还要体察诗人抓住主体物态“不沾不脱,不即不离”描摹之精妙。
  2.品味寄托,把握情志。在咏物诗中,咏物是诗的内容,传神写意,比兴寄托才是诗的灵魂。所以,我们在鉴赏时,不但要分析所咏之物的外在特征,还要分析其内在品性。能够自然地由物到人,由实到虚,联系诗人自身经历和所处社会环境,联系诗人的情趣爱好、人生态度、生活作风、价值取向等,揣摩诗人所托之情,所言之志。
  3.明辨技巧,登堂入室。托物言志的诗重寄托,所以常常运用和象征等多种表现手法。从修辞手法上看,在构思时常常运用比喻、借代、拟人、夸张、双关等修辞方法。从描写角度看,除了正面描写之外,还常用侧面烘托的手法,或三言两语勾勒事物形态,求形似,更求神似。
  教师要教给学生理清破解全诗的方法,将分析物象的外在特征、环境特点和内在品性与联系诗人自身经历和所处社会环境,揣摩诗人所托之情,所言之志结合起来。赏析时要通过把握写的什么物,有什么特征,寄托什么志的重点来参悟作者的情志。在写作构思托物言志诗的时候更应找准自己所抒情志与所咏本体之间的契合点,达到形神兼备的境界。
  四、多情山水来相邀:对面落笔
  所谓“落笔对面”,就是在表现怀远、思归之情时,作者不直接或不仅仅直接抒发对对方的思念之情,而是反弹琵琶,从对方着笔,这样,就使得作者或作品中的主人公怀远或思归之情,既显得生动形象,富有意境,又显得具体充实,富有深度。既深化感情,又强化主题。形式上,常常使用一些诸如“忆”、“料得”、“遥知”之类的领字来结构全篇。归结起来,在具体创作实践中,“落笔对面”可以通过把写自己与写对方结合起来,相互映衬;也可以通篇纯从想象对方展开艺术构思,取得了曲径通幽的艺术效果。两种形式,各有千秋。
  五、踏花归来马蹄香:婉曲含蓄与直抒胸臆
  曲与直是诗人表达感情的两种方式。“曲”是婉曲含蓄,“直”是直率明了。一般来说,诗人心情平静时,喜欢含蓄委婉,感情激动时,便直吐为快。在现实生活中,作者的思想感情常常是复杂变化的,因而在作品中总是兼用曲与直两种手法来表情达意,力求做到曲直互补,妙合其心。
  如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描写令人神往的仙境世界,明写了对仙境的向往,暗写了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属于“曲”的手法;到诗的结尾处却大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就是“直”,一曲一直间将诗人率真可爱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白居易的《琵琶行》虽然也曲直兼用,但没有了李白的率真,而是以曲为主;他写琵琶女的身世遭遇,直接表明的是对下层歌妓和劳苦百姓的同情,曲折表达的却是政治受挫后,对现实的深刻认识和对世态炎凉的强烈不满。说自己的遭际属于“直”吧,可他还是表达得那么“曲”,不讲原委,只诉同感。曲折与直率的运用,与诗人的心境有关,确实耐人寻味。
  “隐”与“显”,也是诗人表达感情的两种方式。“隐显”与“曲直”非常相似,常常将两者联系在一起说,因为曲就是隐,直就是显。诗人在表达深藏内心而不便明言的思想感情时,往往隐约其辞,采用隐讳曲折的方式;其他的一般都表达得较直接明白。
  又如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在明显地抒发哀悼亡妻之情的同时,也隐约地抒发了“尘满面,鬓如霜”的政治失意之情,可说是隐得深沉。而李白的《将进酒》则是比较直白的。诗以豪放的语言,抒写了旷达不羁乐观自信的精神和对社会现实的愤闷,同时反映了作者理想与现实的深刻矛盾。突出地表现了诗人在极度压抑中由愤懑而转化为狂放的情绪。那种借助酒劲,将积攒于心头胸中的压抑郁闷一吐为快的需求与浓烈的情感仿佛是积压在底下的岩浆一下子找到了迸发口,一泻千里不可阻挡。这样的磅礴的力量与冲天豪气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冲击着读者的心胸,激荡着读者的魂灵,足以攫住任何一位读者的心魄。
  含蓄的诗歌往往意味悠长,耐人品味。如张籍的《节妇吟》(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杜牧的《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有些作品因为作者性格狂放或创作时情感非常强烈,诗歌呈现出了另一种风貌,即直抒胸臆,如汉乐府中的《上邪》。
  直白让我们酣畅淋漓,婉曲让我们余味绵长。
  六、一川烟草满城絮:无形化有形
  贺铸在的《青玉案》中:“‘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以烟草。飞絮和梅雨三者比愁之多也,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化无形的愁绪为有形物象的意味更长”。一直为后人称道。无形之物虽然难写,但只要抓住“化无形为有形”的原则,就可以把生活中的无形之物写好写活。正所谓“山欲高,尽出之则不高,烟霞锁其腰而高矣。水欲远,尽出之则不远,掩映断其脉则远矣。”
  李清照的《一剪梅》中“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对丈夫的思念与思念不得的愁苦是一种抽象而无形的心理情感活动,这种没法排遣的相思之情与不曾间断的相思之愁苦生活阅历不多的人,很难体会得到,一般作者很难将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感表现的的出来。然而,李清照运用了无形化有形的手法,对“愁”的描写,极其形象。人在愁苦时总是绉着眉头,愁眉苦脸的。作者正是抓住这一点才写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两句,使人若见其眉头刚舒展又紧蹙的样子,从而领会到她内心的绵绵痛苦的。“才下”、“却上”两个词用得很好,两者之间有着连接的关系。所以,它能把相思之苦的那种感情在短暂中的变化起伏,表现得极其真实形象。这几句和“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有异曲同工之妙。
  七、窥一斑而见全豹:以小见大
  窥一斑而见全豹,落一叶而知天下秋。通过一个细小的点可以反映出面上的大问题。如杜牧的《过华清宫》,诗人借助对杨玉环喜欢吃荔枝这一嗜好的描绘,深刻反映出了统治者奢华的生活给百姓带来的深重灾难。
  如杜牧的《赤壁》诗: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东吴“二乔”就是“乔公”(“桥”与“乔”古時相通)的两个女儿,一嫁前国主孙策(孙权兄),称大乔,一嫁军事统帅周瑜,称小乔,合称“二乔”。诗中说赤壁一战,假如东风不给周瑜方便,那么东吴早就灭亡,大小二乔自然也做了曹操的俘虏,成为铜雀台中人。这首诗写“二乔”不曾被捉去,这是小事。但小事同东吴霸业却很有关系。霸业的存亡同“二乔”的命运一样,也是系此一战。所以诗歌以“二乔”立意,从而反映出三国之争的大事。
  除以上这些内容都需要老师在平时的教学中必须重视外,还有诸如虚实结合、动静结合、对比等也要要求学生理解并掌握,这些内容学生容易理解,教师只要引导得法,学生一般都能鉴赏并运用于创作当中。
  古诗文流传了千百年,积淀了中国人传统的思想、情感、审美和智慧,从中不仅能体悟到中华民族的优秀精神、伦理道德和审美情趣,也有助于我们深化对社会、自然和人生的认识,以及对自我的认识、发展和完善,形成健全的人格。我们在教学过程中,强调通过语言的理解阅读古诗文的同时,还要早将金针度与人。让学生在了解这些创作手法在诗歌中表情达意的作用时,能自觉地运用到自己的诗歌创作中。并引导学生意识到个人文化底蕴对阅读理解的作用,强化学生对文学现象的重视,积累自己的“文化底蕴”,既要学会汲取,又要学会转化实践,从根本上提高学生对文学作品的阅读理解能力与创新能力。

胡永生 文选
早将金针度与人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 2014年第7期 刊名: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刊号:2014年第7期
作者:胡永生 【胡永生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2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4年第7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