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2014年第12期

《荷塘月色》的言语得体分析 / 赵功海

  得体,是运用语言的一项重要要求。所谓得体,就是适合语言环境,用语恰如其分。文章讲求微观上和宏观上的得体,讲求美质得体等。
  一、微观得体:从语言本身来看,体现在语音、语义和语句
  汉语中的语音得体体现在汉语语音特点下所形成的美质之上。汉语中元音占优势,乐音很多;双音节是现代汉语最基本的形式,而双音节化趋势是汉语发展的主流。《荷塘月色》(以下称《荷》)一文中多用叠字,不但传神地描摹出眼前之景,同时也有一种音韵之美,如“蓊蓊郁郁的树”中的“蓊蓊郁郁”,“脉脉的流水”中的“脉脉”,“静静的月光”等等。它们之所以能加强语意,又能使文气舒展,音节和谐,就在于它们很好地体现了元音、乐音的优势因而特具音乐美,又能很好地表现双音节化的主流故而别具节奏美。叠字的使用可谓一箭双雕。
  汉语中的语义得体体现在其搭配符合逻辑和情理,用语准确生动之上,如“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泻”字加上“静静地”这个修饰语,就准确地描摹出了月光既象流水般倾泻,但又是绝无声响的幽静的特点。再如“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中的“脉脉”,意思是默默地用眼神或动作来表达情意,流水无声却如人之含情。试想:如果有人在脉脉含情地看着你,你会怎样?从中我们不难感觉出作者的似水柔情。人的情感融在物(水)上,那魅力是摄人的。
  汉语中的语句得体体现在词语搭配之后符合汉语的语法功能和习惯上。其具体表现在大量新鲜贴切的比喻句的使用上。如用“亭亭的舞女的裙”比“荷叶”,我们仿佛看到了舞女旋舞时那平展开的裙的样子,而荷叶舒展的美这一特点便静态而动态凸现了出来;用“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来写“月光”、“月影”,光影轻盈却可听:把嗅觉、视觉转化为听觉,具体而可感,其中内在的和谐美也表现得恰到好处。
  由此看来,《荷》文在特定的上下文中,一个词、一个句子与其相关词语和句子的搭配及整个话语相一致,其和谐而统一,体现了修辞学上的微观得体。
  微观得体是为传统修辞学所特别重视的,而宏观得体往往被忽视或重视程度不够。因此,长期以来,在得体上存在着主观上的认识偏差。正确的观点和态度应是: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微观得体是宏观得体的基础,又受到宏观得体的限制和控制。它们都应受到重视,文学作品应坚持两者辩证统一的原则,《荷》文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之外,在语言小语境(指语言本身)得体的基础上,《荷》文更体现了大语境(指文章写作背景、作者的文化修养等)上的宏观得体。
  二、宏观得体:从写作背景、作者心理气质看,体现在作者两个自我交际上
  《荷》文中存在一个潜交际场。交际的一方是作者现实生活中的自我,另一个则是主观自我下的荷塘月色等,其实是作者两个自我的交际。这两个自我相互交流,交流在那一片月色、那一方荷塘等所组成的一幅充满画意诗情的场景之中。而场景之中又蕴涵着特定的时代气息和人物的心理态势。
  一方面,作者想“超然”于政治之外;另一方面,作为爱国的民主主义者,他又不能安心于这种“超然”而有所挣扎。这种想“超然”而又想“挣扎”的心迹在《荷》文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直接显露和借景抒情式的间接流露。表现在文中,一个自我是“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一个自我是“叶子出水很高,象亭亭的舞女的裙……”;一个自我是“这一片天地好象是我的;我也象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自我是“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一个自我是“象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一个自我是“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两个自我正表现了“超然又挣扎”的心理态势。
  而两个自我相融合的作者本人又受其年龄、性别、职业等方面的制约。作为一个多情善思、富有诗人气质的小资产阶级出身的文人,朱自清在《荷》文中的两个自我在潜交际场中得体地交流着,统一着,体现的是:淡淡的喜悦——有所超然,一定程度上回避了现实;淡淡的哀愁——有所挣扎,而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其景物是微微的风,淡淡的月,田田的叶等等。场景在心理的文化的世界的浸泡中显出了大语境上的微观和宏观的辩证统一。这也正是《荷》文之所以脍炙人口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美质得体:即与美质完好结合的得体
  美辞是汉文化的特点。修辞上所提倡的美辞主要是具有与美好的内容相结合的美好语言形式的话语。《荷》文中的语言具有音韵美、节奏美,表情达意上恰到好处,堪为典范,特别是四、五、六三小节借景抒情式的超然自我的描写。
  第四小节写月下荷塘的静态和动态美;第五小节写荷塘上素雅的月光;第六小节写荷塘四周蓊蓊郁郁的树等。那零星的白花、那羞涩的朵儿,那脉脉的流水,倾注了作者超然的陶醉;那薄薄的青雾,那轻纱的梦,那和谐的旋律,又深含着作者多少的梦幻;那阴阴的树色,那没精打采的灯光,那热闹的蝉声蛙声,则饱含着作者无奈的清醒。所有美丽的辞藻,是那么的和谐与内容,又是那么的统一于心情,又是那么的融合为自我。所有这些都显见了美质与得体的完好结合。这也是《荷》文之所以脍炙人口的另一个原因。
  总之,修辞是具有审美价值的言语艺术,是言语和美学相互渗透的产物。而把理性、情感和美感等信息最大限度地注入载体,则有了修辞活动。《荷》文正是以审美的言语把时代的气息、作者想超脱现实又无法不回到现实的无奈、淡淡的喜悦、淡淡的哀愁的情绪等统一地表现了出来。其言语表现出来的是得体和美质的辩证统一,真正体现了修辞学上的得体即“同美质原则保持一致的那种得体性:一方面是在美质原则所控制下的得体性;另一方面在美质原则所控制下的美质的追求,是得体性和美质原则的统一”。

赵功海 文选
《荷塘月色》的言语得体分析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 2014年第12期 刊名: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刊号:2014年第12期
作者:赵功海 【赵功海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8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4年第12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