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2014年第12期

为了那些抵达生活现场的心灵 / 杨啸峰

  课堂改革的操作路径和实施方案,依然拘囿在一种狭隘的学科视阈内,实质上从属于一种“学科语文”的工具主义观念。语文其实有着更为广远的使命,它要冲破学科化的藩篱和牢笼,真正来到“人”的身边,护佑每一颗年轻的心灵不断成长,伴随生活而常在,成为一种“人”的语文,生活的语文,心灵的语文。在这里,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理论”给了我们诸多启示。
  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将教育和人的成长及其生活紧密地联系起来,真正将教育的目标回归和定位在“人”的身上。因为学生既不是木偶也不是动物,他们是活生生的、有着不同面孔、气质、性格、禀赋与内心的、未成熟的人,呼吸着、行走着、生活着,是一种并不单纯为我们的教育而自然存在着的行为主体。很显然,长期以来,我们的教育并未直面这一显性的事实,而只是简单地将学生视为或预设为一具具被动接受的标本,很多情形下所谓的“学生主体性”,也只是在“新课标”的幌子下做做样子罢了,不过是将他们当作某出“话剧”中的临时演员,而并未真正在平时常态化的教学实践中将学生视作一个个不同的、有待完成的“人”。只要是人,便有自己的生活,便不可避免地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两极间奔赴往返,便应该在我们的教育生活中被尊重和重视。毫无疑问,语文是与人的生活关系最密切的,它理所当然地应该抵达生活的现场,而不是局限在教材上、题目上、考场上。
  事实上,语文作为人文教育的重要承载体,一直肩负着让每一位学生真正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个人的神圣使命。我们应当认识到,一个人必须首先成长为一个完整而成熟的“人”,其次才是要成长为一个“人才”,前者是后者的先决条件。所谓“完整而成熟的人”,就是心灵丰富、健康、成熟、美好的人,它标志着一种内在尺度下的存在景观得以确立,而并不一定要与某种外在的技艺或才能发生关联。关注这种“人”的成长,就必须将他们的心灵和其具体的生活纳入到学科视阈中来,实行生活教育,在有体温的生活中进行教育。那么,如何让学生在他们的生活中领悟语文的真谛,让他们的心灵抵达生活的现场?生活教育如何在语文教学中得以体现?笔者以为,首要的便是强化学生的“求真”意识。中小学生的内心世界本是童真的,天生就具有一定的感知善、欣赏美的能力,只是在长期畸形的应试教育的压迫下,他们才为了功利性因素而抛掷了童真之心,陷于虚伪、世故之中,作文时谎话、套话连篇,既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也不愿直面自己的生活。因为事关教育的根本问题,笔者以为,为了彻底扭转这一痼疾,无论怎样强调“求真”的重要性都不为过,缺少了这一环节,“生活教育”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无异于空谈。也正是这个原因,才有了陶行知先生的那两句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真,是所有教育的前提,也是人格培养的关键环节。只有在“真”的前提下,“善”和“美”才成为可能,所有的教育教学目标才有了进身之阶。
  因此,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们为了所谓的考试成绩而牺牲了诚实,为了熟练掌握某些应试的“技巧”和“套路”而放弃了对真实的信仰,那么我们最终培养出来的,不过是一群高智商的伪君子和人格演员而已,正所谓“教育杀人”,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么?大至民族、国家、社会,小则个体习惯、人格、命运,影响至大,不能不引起我们极端的重视。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给我们的启发是,只有将生活纳入到语文教育教学的中心地位,充分利用生活中天然的教育资源,在此基础上建构的语文“高效课堂”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更具体地说,笔者以为,至少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其一,建构开放型语文课堂,加强课程中的美感陶冶与智识教育。在旧有的语文课堂上,对学科、知识的理解往往是保守的、死的,“标准答案”横行,学生对课文的理解往往止步在已有“内涵”的被动领悟和对各种知识点的死记硬背中,而没有让学生的心真正地敞开在语文课堂中。心灵的闭合,势必导致学习的僵化,三维目标中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就成了一句空话。语文,一定要走出应试教育阴影下功利主义的怪圈,解放观念,解放课堂,真正做到目中有“人”。所谓“目中有人”,在语文课堂上的表现,就是要将学生视为一个个有生活、有情感、有想法、有内心秘密的人,重视学生的个性差异与思维差别,并将这种差别纳入到整个教学环节中来,充分激发、激活他们的审美欲望和对世界、社会、自己不同的感性认知,使他们逐渐成为一个个独立、自由、内心丰富的人。而建构开放型语文课堂,就是教师要“放开手”,在善于引导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人翁、主体性地位,让学生的整个身心能够融入到课堂和课文中来,并重点突出对课文中体现出来的美感、境界、精神、人格等人文内涵的研究与探讨;就是在主观性的探究中最大限度地降低乃至消除“标准答案”对文本的控制力,解放学生的头脑和心灵,建构和谐、互动、合作的课堂生态。学生对文章中体现出的真、善、美的沉浸与领悟,能在潜移默化中增强对语言的敏感,加深对世界的认识,并切实提高他们的观察力、领悟力、鉴赏力。教材中,无论是古诗、现代散文,还是文言文,都应当让学生在反复诵读的基础上,将更多精力放在体会其中迸发出汉语之美,领悟其中的精神境界与思想价值。只有这样,才能将学生从枯燥乏味的教师说教中解放出来,真正发出自己的声音,并能享受到“大语文”课堂带来的乐趣。
  其二,更新观念,重视作文在语文教学中的主导性作用。作文作为语文学习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语文素养的基本表现途径,一直是语文教育中的关键版块。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应试教育的“魔棒”已让作文的本质朽坏,越来越多的学生将作文视为一项单纯的技艺演示,一种与自己真实的生命体验和内心经历毫无关联的语言模板,而远离了心灵的写作,写出的不过是一堆毫无温度的文字垃圾,早已丧失了作文教学的根本意义。对于作文写作,陶行知先生精辟地论述道,“写作文应该去寻到它的源头,有了源头才会不断地涌出真实的泉水来。那么,源头在哪儿呢?源头就是我们充实的生活。”这就是说,作文的真正源头要回溯到生活中去,要从生活的堤岸上流淌下来,而不是固守在一堆范文的套路和技巧上面。更何况,作文教学的真正目标,除了从根本上提升学生的写作能力,使他们能够在“命题作文”时完成从受动地位到主动地位的自我转化之外,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思考人生、感受世界的基本素养,促动他们面向外界和内心时的触角,使他们成长为一个内心丰富、完善的人。而要完成这一目标,前提则是让学生守住写作的真实之维,始终站在生活的现场,敢于掏出一颗心来。作文首要的使命,就是要保留每个学生心中的诗意,最大限度地保存学生纯真年代里心灵的每一次悸动,珍藏他们特定人生时段的生命潮汐,而不是一个紧扣命题的文字游戏。因此,我们在平时的作文教学中,应当鼓励学生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鼓励他们多观察、多思考,使他们相信生活,真正从生活中向写作走来,而在写作时又能够回归到生活中去。其实,哪怕学生的感受是幼稚的,观点是偏激、错误的,只要是来自生活的、真正发自他们内心的,也远比那些连篇累牍的假话、废话、空话要强得多。以“生活教育”的语文观来衡量,一个真实的“问题学生”,肯定要比一个习惯造假的“好学生”要强得多。因为毕竟我们还可以在他们的内心找到一个坚实的着力点,在此前提下只要耐心引导就可以了。
  其三,要舍得给学生时间和空间,鼓励和指导他们多阅读。只有通过广泛的阅读,才能从根本上增加学生的识见,培养他们的语感,开发他们的头脑和心灵。阅读本身便是一种生活,而且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生活。仅仅阅读学习教材上的文章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通过一定的经典阅读,让他们啜饮更多的知识琼酿,将目光投向更深远的审美境界。语文教师要更新观念,着眼于学生的长远、终身发展,放开手让学生加强课外阅读,尽可能在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间寻找平衡支点。在指导学生阅读时,一是要阅读经典,同时兼顾个体兴趣;二是要方法指导,针对不同层次书籍采取不同阅读方式;三是要有阅读笔记和摘录本,教师定期批阅检查;四是要定期举办读书交流会,彼此推荐好书,交流心得。此外,还要鼓励学生课下阅读,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
  当然,所有这一切规划和设想在语文课堂的真正落实,还有赖于以高考为重心的教育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这是毋庸置疑的。让我们重新聆听陶行知先生的名言,“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才能达到心灵的深处”。为了那些抵达生活现场的心灵,让我们“捧着一颗心来”,引领他们在生活的洪流中去感受语文的魅力吧!

杨啸峰 文选
为了那些抵达生活现场的心灵

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 2014年第12期 刊名: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
刊号:2014年第12期
作者:杨啸峰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7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14年第12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