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期刊 中学语文教学 中学语文教学 2009年第10期

《荷塘月色》的审美意蕴 / 陈日亮

  《荷塘月色》这一篇被几代人所传诵传教的散文名篇,大概可算是现代文学的经典了,可是对她的解读,似乎并没有穷尽。可见,其意蕴深厚,值得我们反复玩味。
  读者探究品味,之所以未能餍足,乃集中于作者那一夜走出家门又回到家里,是一趟怎样的心灵历程和为什么有这样的历程。通常的理解是,因为“心里颇不宁静”,需要出去走走,到荷塘周围去寻求宁静,但最后还是回到不能使他宁静的现实环境。至于为什么“颇不宁静”,有多种解释,其中有“时代说”,有“家庭说”,也有“不必说”等等,如果没有开头的一句夫子自道,大概绝不会产生分歧。但我以为既然作品本身没有提供更多的相关信息,作者也不作任何暗示,“不必说”是可取的。在习惯了必须追究一篇作品的时代背景或写作动机。否则就理解不了作品的主旨含义的老眼光去看,怎么看就怎么像,一旦对号入座,文学鉴赏就变成做数学题似的求证求解,兴味索然了。其实,一篇作品为什么写,写的意图是什么,往往都隐在作品的字里行间,正像巴尔扎克所说,作家只布置方程式,他不需要给答案。不知道写作背景又有何妨?所以我赞成“不必说”,当然,更好的表达,我认为应该是:“何必说”。
  我见过多少教师都津津乐道《荷塘月色》的景物描写,众多的分析文章也多在这一点上费尽笔墨。但这是一篇写景的散文吗?一次,我发现一个学生在课堂上和同桌悄悄对话:
  “清华大学的荷塘真的那么美吗?”
  “我看是虚构的。”
  我平时阅读作品,总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虽然这篇课文已经教过多次,也不止一次听别的教师上过课,不知为什么,总是不由地想起王羲之在《兰亭集序》里说的一段话:“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以之兴怀。”当然。朱自清不是王右军,时代与地位各殊,不过若将时间地点换一换,这后半段有些话只要改为“快然自足,不知时之将至”和“景随情迁,感慨系之矣”,也大抵贴切。王羲之从兰亭聚会感悟“死生亦大矣”,是大彻大悟;而朱自清到荷塘走一趟消受宁静之美,亦未尝不是一种人生的体验与感悟,而这一种体验和感悟,则借景摅感,体物畅怀,而又是与常人相通的,所以我们能够感受它,欣赏它,与它产生共鸣。
  读者和教者,多把鉴赏的兴趣集中于文章写荷塘月色的部分,当然不无道理。不足的是,往往只把它作为单一的景物画面来赏析,即分为所谓“月色下的荷塘”和“荷塘上的月色”,且多半从修辞角度品味写景的美妙。目中只有景色,却忽略了景中之人。是夜之月只是朱先生之月,是夜之荷也只是朱先生之荷,换上另一个夜晚。朱先生看到的必是另一番的荷塘月色。那么,这一个夜晚,他有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感觉呢?不准确地了解这一点,所谓的情景交融,我们领略起来终究隔着一层。
  谁都知道,最能显示作者写作意图的,是第三自然段。这一段文字似乎太直白了,不值得细读。问题是,找到极易理解的那些句子之后,是否还需要进而咬嚼到字词?也就是说,是只取大意,即把它和开头的“颇不宁静”作些意思互释呢,还是更多从作者遣词用语的细心处,达到“入境始与亲”?该段文字,除了分明表示“是个自由人”等几个句子,下面一些词语,我想是不应该轻易放过的,归类一下,有三组:
  1 一个人/平常的自己/自由的人/独处
  2 好像是,也像……便觉得……现在都……/我且……
  3 我爱……也爱……(两处)
  对以上三组词语,我试作如下解读,也分三层:
  1 第一组的那些词语,比较容易被注意到,它们明白表达的是对一己独处的强烈追求与满足。这是那一个特殊夜晚朱先生的唯一选择,也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有过的心理体验。因为只有在独处的状态下,孤独地面对一切。也包括面对自己,才能有所忘怀,有所摆脱,才有可能超越眼前的现实,或有新的境界或新的美等等的发现。所以作者才不吝笔墨写了这一段,分明在告诉读者:今晚他的外出是想一个人到一个幽僻之处,在苍茫的月光下,去体验宁静孤独的滋味,以求放松自己。也就是渴望“超出”“平常的自己”。
  在这里,有必要让学生注意:作者所说的“平常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自己”。联系课文用了几个“一定”的句子,变换一种说法,可以说是:不得不按照别人或环境的要求,去想去说去做的那样的“自己”。也就是外部世界、现实世界中的“自己”,甚至可以说是“异化的自己”。
  2 然而,尤其不可忽略的是第二组的那几个词语。把它们联系起来,前后关照地读一读,就会读出朱自请先生“今晚”的感觉,乃是短暂的,偷得的,是心灵的瞬间释放。恰是前面引起我联想的王羲之的那一句“暂得于己”。明知道这无边的荷香月色,俯仰之间,将成为陈迹,即便是暂时的。仍要从容地享用这难得的“独处”时光,姑且消受一下片刻的宁静。朱先生一方面像是忘掉了自己,一方面又好像并没有忘却。他似乎是在忘与未忘之间说的那一番话。就是到了观赏田田荷叶与静静月光的“另一个世界里”,他也好像“留一半清醒一半醉”,和现实与梦幻都保持着一段距离。既没有酣眠,也没有清醒,正是他所说的“小睡”。朱先生是用“小睡”的眼睛。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无论是荷是月。都让人感觉他的心灵里有着两个世界叠加的投影。仔细的读者,我想是能够读得出来的,也就是说。第二组的这些词语可以和全文进行互释对照。
  3 “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这一双重并列的复句。读者往往只挑了后一句来读,把“热闹”和“群居”都舍弃了。原因是。文章里找不到朱先生爱热闹和爱群居的叙写。其实。还是有的,而且是整篇文章的有机组成,那就是文章后面写到的“忽然想起采莲”的两段回忆。当作者走出了梦幻一般的宁静,从短暂的超脱中又复坠入现实。就要回到仍不自由的“自己”,他还有什么可凭依可慰藉的?还是有的,他还可以寻找、追忆他所喜欢的“热闹”与“群居”。因为在其中,他仍可逃避烦忧,获得自由。所以我们还得把那一句“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再仔细咬嚼一下,难道它单单是叙述蝉声蛙鸣把“我”惊回到现实这件事吗?不。这一句分明隐含了失望的意味。“我什么也没有”正是“我希望有”的转语。分明带着些无奈。什么样的“无奈”?是表示我不能和“它们”一样获得热闹欢喜的无奈,因此接着才会有“忽然想起”的思绪产生。可见,对于一个渴求摆脱烦恼和不自由的人来说,“冷静与独处”和“热闹与群居”,这两种选择都是可能的,哪怕都只是暂时的。而朱先生在今晚,对这两种选择,都有了追求和体验,只不过“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想起“热闹的季节”“风流的季节”,是属于一种联想、遥想,和在月光下的“梦想”不同:但实质是一样的,都是在企图寻找或逃避,而寻找或逃避的结果是“无福消受”。从这一句话,我们可以读出一种淡然出之的失落感,正是与前面的“我 什么都没有”相呼应。一直到文末的“猛一抬头”,这才完全跌回了现实。这样来理解,就不会觉得读到“采莲”的地方,文脉突然中断了。
  由此说来,这篇散文的教学,确是不应该只将它作为写景的佳作来欣赏,弄成只注意到景而忽略了情。某版本教材“研讨与练习”的头一道题,问过作者写了荷塘的哪些景物和景物各有什么特点后,接着有以下的要求:
  找出文中描写心理感受的语句。说说作者的情绪随着景物的转换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找出心理描写的语句似乎并不困难,虽然“描写”二字并不确切。但情随景迁的说法,却明显是误读。从作者步出家门,沿荷塘走小路,最后又从小路回到家,除了开头“阴森森的”和最后树色阴阴如烟雾,灯光没精打采如渴睡人的眼,中间大段都写的是荷塘与月色,景物并无变化,要说变化,只是作者视点的转移。景物本身是美的,荷与月的洁净淡雅向为诗人墨客所描绘赞美,但今夜之荷之月,却随视点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特点,或静或动,亦真亦幻,或清新淡雅,或渺茫朦胧,或斑驳迷离,变化不定,各具美感,说是如同梦境一般,也许最是恰切。但与其说这是景物自身的变化,则不如说是作者情绪的流动,投射到了景物身上,即所谓融情于景。使物皆着我之颜色。这一种“境由心造”的审美经验,已是学生都能理解的基本常识了。就文中所写的无论是月光下的荷塘,还是荷塘上的月光,其主要特色都只是一个柔美和宁静,这恰与作者此时虚静独处的心境相和谐。在一片空灵中,那心境与苍茫的月色调和出依稀如梦的意境,最能传达出一种超然物外、暂得于己的恬适心情。这样的心情,身处浮嚣喧扰的人世间,陷于困恼郁闷的境遇中,一般人通常也是能够体会和有所体验的。试问。在文章里,我们还能从什么地方找到作者情绪是随着景物的变化而变化的文字内容?即便是最后略写荷塘四面那些近于写真的景物,细细读来,显然可以看出是作者逐渐走出梦境,开始消退了幻觉的心理投影,最后则从视觉移向听觉,以蛙蝉之聒噪而兴叹结束,全然完成了一趟由现实直觉到想象幻觉再回到现实联想的心灵梦游的历程。可见,如果把过去讲到写景散文,总是什么“移步换景”“情随景迁”等等,拿来照搬照套。甚至据说还有细致到设计表格,画出坐标图的种种练习,我认为皆是源于对文本的误读误解。
  除此之外,写月光下的荷塘一段,有如下一些句子,也需要准确地品味:
  1 层层的叶子之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这里的“明珠”“星星”“美人”三个喻体,是否各自对应着前面的本体?看两个分句间的关系就明白,对应是肯定的。但说是前后逐一对应,则未必。
  白花点缀于大片的荷叶上,大如明珠之于缎锦,小如星星之于碧天,是比较恰切的。而刚出浴的美人呢?有参考文章说是“洁白无瑕”“纤尘不染”。这显然不是朱自清的感觉,而是俗人陋见,难怪连很有审美经验的余光中先生,都说会“联想到月份牌、广告画之类的俗艳场面”,觉得“意象尤其糟”。在不能朗照的淡淡月光下,荷花的洁白,只能如“牛乳中洗过一样”,有一种朦胧的美。儒雅如朱自清,又怎能把“出浴的美人”看做是衣不掩体甚至一丝不挂来描写呢?可见这里写的是美人浴罢,身姿袅娜、神情娇柔的一种美的姿态,白居易《长恨歌》有一句“侍儿扶起娇无力”,状娇羞倦慵,约略近之。当然,在上个世纪20年代,未脱传统文人审美习惯的朱自清,用了这样的比喻,也许是有点儿未能免俗。但并不“糟”。要说“糟”,昔岂能胜今?当今正在走俏的“肢体写作”,不是早已经明摆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么?
  2 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为什么“叶子却更见风致了”?首先是,由于“微风过处”,使叶子与花有了一丝颤动并给人以碧波传送的感觉,这已经是很有“风致”的了。其次,如果见得到叶子下面有流水,则田田的叶子,必不可能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也就不再是清一色的;不见流水的“颜色”。也就纯然只见叶子的一片凝碧,而时有波痕。其“风致”就更加动人了。关键处。就是要注意前面的“颜色”二字。
  现在,我们且再回头看“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一句。从“今晚”二字,不妨想象,朱先生不在第二天、第三天或者更后的日子,而偏是一回到家中,在“什么声音都没有。妻已熟睡好久”的当晚,就拿起笔来,记下适才“欣于所遇”而“快然自足”的感受,似乎生怕时间既久,“已为陈迹”。你说,他所流连的,所珍惜的,究竟是什么呢?
  是的,读完这一篇历久传诵的名篇。我们产生的是什么样的情绪共鸣?什么样的人生感悟?其审美意蕴,难道就仅仅是那美丽的荷香月色么?

陈日亮 文选
  • 怀念顾黄初 / 陈日亮 新语文学习·中学教学 2009年第3期
《荷塘月色》的审美意蕴

中学语文教学 - 2009年第10期 刊名:中学语文教学
刊号:2009年第10期
作者:陈日亮 【陈日亮文集】
收藏:0人 我要收藏
在读:55人
版权:本文献由网友推荐、整理与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或出版社;本站以教学科研为目的将其作为备课参考文献建立索引,并不对其完整性与准确性负责;如有异议,请与管理员(393365839)联系。

2009年第10期 目录